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倦鸟迷途  大明领主最新章节  大明领主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大明领主最新章节第九百九十二章怕什么来什么(18-03-11)      第九百九十一章东伯利亚到手(18-03-11)      第九百九十章康定地区(18-03-11)     

第三十八章生擒刘良佐

  “杀。”轩辕龙飞第一个冲过去,
  “杀。”杜歌第二个启动。
  长枪兵和刀牌手一起冲向敌人。
  张强的火枪手和火铳手一边慢步前进,一边装填。
  长枪队和刀牌手的冲击,三十步不到的距离,也不过几秒钟而已,一下将敌人慌乱的队伍冲散,敌人开始四散逃跑,裹挟在队伍中的人不是被杀,就是被逼返身迎战,四百对一千,拼杀在一起。
  “立定,火枪手正面迎敌,自由射击。”
  “火铳手,每队三十人,两排射击,分三队迎战左右后三面敌人。”
  张强速的下了军令。
  骑兵仍然按兵不动,保护自己,张强可不想让敌人得空杀到自己身边,自己没有人保护。
  宅男是惜命的,尽管他逆势而上,以绝对劣势兵力推进,主动出击,攻击敌人主将将旗,可他还是不敢不想自己的后路,因此胡奎的骑兵,他一直放在自己身边。
  刘良佐已经看不下去了,他带着自己的身边的亲兵和骑兵冲了下去,想要阻挡正面队伍的崩溃。
  虽然自己的正面的队伍还有一千,可对手的四百义军像下山猛虎一样冲过来,在他们惊慌失措的时候,将整个队伍杀了个对穿,然后反复冲杀,尤其是哪个穿着白色衣服,骑着战马的长枪小将,让他十分的恼火。
  看到刘良佐冲上来,张强喊了一声,“胡奎,带十名骑兵去把敌将缠住。”
  “是,大人。”胡奎提马,身边十名骑兵扔掉弓箭,抽出长枪,跟随奔出。
  这时候,火枪手依然不停的射击,将所有凸出双方胶着的地方的敌兵从背后打倒,枪声络绎不绝,这时候是自由射击,火枪手们瞄准了就可以射击,每一次响起,就有十几声枪声,这证明,至少有十几名火枪兵的装填速度是一致的。
  这保证了火力的密集性。
  给厮杀的敌人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也减小了四百前面厮杀的义军士兵的负担,使得他们可以专心对敌。
  四面都在厮杀,慢慢的从一二百米的密集对杀,延伸到了四五百米的捉对厮杀,再次延伸,互相追杀对方落单的士兵,再次延伸,七八百米距离,几乎就是方圆两里都有战斗。
  后面的压力最大,因为敌人有加起来近四千人,他们拿着一样的兵器,装备还可能比义军强大一些,士兵也比义军士兵精锐一些,也许没有义军训练的时间长,没有系统的训练,可他们也是经历过很多厮杀,经验丰富,一时间两只义军部队被压制的有些不堪忍受,几乎到了崩溃,很多敌人都冲到了火铳兵前面了。
  甚至有些时候火铳兵不得不用火铳和敌人冲上来的零星散兵游勇战斗。
  但张强不为所动,只是继续冷静的指挥着自己的火枪手部队,不是的派出身边的骑兵十个十个的去冲击一下正面的敌人,不让他们聚拢起大队的人马,压制自己的正面部队。
  两个小时了,张强的队伍越来越少,后面的火铳手不再发射,而是像步兵,弓箭兵一样拿起刀枪和敌人厮杀在一起,并且节节败退。
  但敌人也不好受,一千多人的正面部队被打的还剩下不到三百多人,要不是他们都是刘良佐的最精锐的家丁部队,刘良佐依然在厮杀,他们已经崩溃了。
  刘良佐不得不从其他三面抽调部队朝着张强的火枪手猛扑过来,他知道只要冲破敌人的中军,这一次战斗就胜利了,可这可能吗?
  答案是不可能,火枪手部队是张强训练的精锐中的精锐,队形不时的变幻,面对四面冲击的敌人部队,还不时的有张强身边的骑兵部队策应,张强不时抽冷子冲上去,用短火铳杀一两个,又退回来,继续指挥。
  刘良佐终于摆脱了胡奎的骑兵的截杀,胡奎一时半会儿也追不上他了,他带的十名骑兵已经死了七个,自己也被敌人的骑兵缠上,不得不带着三名骑兵拼命打马逃跑,越来越离战场远,双方不断的拼杀,起码有十名骑兵在漫山遍野的对他们四个围追堵截,自顾不暇,难以完成张强交给的任务了。
  刘良佐带着十几个骑兵冲了过来,虽然经过火枪手的阻截,但仍然有七八名骑兵一头撞上火枪手的队列,火枪手折损七八人,被撞的浑身骨裂,喷血载倒,其他的火枪手,纷纷弃枪,抽出身上的腰刀迎战,其他的火枪手则继续给杜歌的部队提供支援。
  刘良佐恶狠狠的一刀斩掉一名火枪手的头颅,纵马带着四五名没有被缠住的骑兵冲了过来,张强身边只剩下十名骑兵在保护他,看到此情景,不用张强下命令,提马引上去。
  张强冷静的将手中的短火铳对准刘良佐,刘良佐一拔战马,只见张强手中的火枪喷出一股青烟,一名刘良佐的家丁骑兵,奋力拔马上去阻挡,头颅在刘良佐面前变成粉碎。
  刘良佐冲侧面跑开,一刀砍掉一名骑兵的头颅,兜了个圈子继续朝张强冲了过来。
  张强抛掉手中的短火铳,拔出马刀,高喊一声:“刘良佐,纳命来。”迎了上去。
  刘良佐一喜,他可是一名悍将,虽然他名声不好,可征战无数,对面这个明将,眼看就不是一名厉害的战将,看他骑马的姿势,看他拔出马刀的样子,这哪是常年打战的将军应该有的姿势,他高兴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冲了上去。
  张强嘿嘿一笑,在他十来步远的时候,就掉头冲向侧面,刘良佐一下没有收住,战马冲出了老远,再回头,张强已经打马跑的远远了,至少三十四步远了。
  刘良佐感觉被戏耍了,大喊一声,“懦夫。”
  又追上去。
  两名义军骑兵追上来,左右夹击,刘良佐对付这种刚刚练习骑马的马上步兵没有任何兴趣,只是随便挥舞了两下,两名骑兵就跌落马下。
  继续追击张强。
  这时候,张强回头冲周粥道:“救驾。”他已经跑到了周粥拼杀的部队不远处。
  周粥已经放弃了战马,下马步战,听到张强的声音,回头,丢下手中的腰刀,摘下身上的步弓,弯弓搭箭,对着奔跑过来的刘良佐的战马就是一箭。
  他也是聪明,知道这个时候,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击中移动中的刘良佐,但战马目标大,他也离的不远,一箭,刘良佐应声而落,整个人举着长剑,从战马上飞起两米高,被战马前冲的势头带着,滚出七八米远。
  刘良佐头昏眼花的住着长剑站了起来,眼前却一暗,一根棍子,准确的说是魏无忌手中的火铳,准确的击中了他的头盔,“啊”刘良佐大喊一声,一头栽倒在地上。
  昏了过去。
  

Snap Time:2018-12-11 15:31:02  ExecTime: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