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倦鸟迷途  大明领主最新章节  大明领主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大明领主最新章节第九百九十二章怕什么来什么(18-03-11)      第九百九十一章东伯利亚到手(18-03-11)      第九百九十章康定地区(18-03-11)     

第一百七十九章伏击12(遂发枪+线膛枪+连发枪)

  张强很是奇怪什么的武器能挡住自己的守备部队,那些守备部队可是由精英义军士兵带队,百户就是精英义军士兵,总旗是资深义军士兵,小旗是熟练义军士兵,士兵是新兵营里面经过考验的比起民兵这些不成材的家伙要厉害很多的新兵义军兵丁,是正规军士兵。
  这样的部队对上农民起义军,就是大明官军,对上大明官兵,就是精锐的大清汉军旗士兵,居然被敌人压制了一个小时没有过来救援自己。
  即便是那些民兵部队,在大明官兵看来,那也是合格的士兵,比起那些临时招募来的,或者拉壮丁来到农夫们要厉害很多,简直就是和大清绿营,一样的战斗力的士兵。
  大清绿营,是一些投降的大明官兵整编而成的,主要作用是驻防地方,弹压百姓和缉拿盗匪,是清军鞑子后来设置的,是那个在湖南湖北,南京这些战场上屡次出现,并且给鞑子献计献词,通过各种阴谋诡计破坏大明的抵抗官兵,劝降大明官兵的洪承畴建议组建的。
  就这样一支部队,自己期望很高的部队,居然被敌人压制了,差点害了自己的性命。
  张强觉得组织这次行刺的人,很有头脑,策划的很周全。
  只是他没有考虑到自己这里的猎骑兵卫队的战斗力,还有附近士兵的多少。
  “大人,我到了以后,命令他们不计损伤的冲锋,他们毕竟人少,就算后来来了一个什么荷兰人瓦萨里上尉,带着一些葡萄牙重步兵冲出来,差点打垮了守备部队,也扭转不了战局,又投入一个百户的兵力,我从金华府带来的火绳枪手,你训练过的职业火绳枪手,只一次就打垮了他们,然后骑兵一个冲锋,就全缴械投降了,没有一个跑掉的。”
  “好,”张强用力的将握紧的拳头在空中挥舞了一下。
  朱大有这时候脸上才有点笑容,他回头扫视了一下战场。
  战场已经结束了战斗,守备营地官兵来了,从火绳枪厂和后面山里山外的四个守备营地士兵都到了。
  隐约可以听见马蹄声响彻山谷,举着战旗的正规军骑兵犹如潮水一般涌来。
  火把点了起来,周围黑暗了,但这个山谷和更多的山林里面亮起来了。
  “缴获敌人的枪支了吗?”张强问道。
  “哦,缴获了。”朱大有支应了一声,然后朝着后面喊了一声。
  一名骑兵从马鞍挂钩上取来一支体型比较粗壮,沉重的枪。
  张强从朱大有手里接过来,刚入手,差点脱手,这支枪比弗朗索瓦制造的葡萄牙火绳枪更加沉重,但枪管要短一些,整支枪看起来是大量的钢铁打造的,精巧的设计,精美的工艺,上面雕刻着很多外文,张强也看不懂,估计不是葡萄牙文,就是西班牙文,或者荷兰文,总之,这不重要。
  在火把的映照下,张强仔细观察这支枪。
  这无疑是自己前世为了写文而查阅的资料上的遂枪。
  钢轮打火。
  扣了一下扳机。
  一股沉重感,需要很大的力气才能扣动。
  钢轮摩擦冒出的火花很聚满火药仓,掀开的火药仓盖子,里面居然是一个类似弹壳一样的小东西。
  只是弹壳里面的火药已经被引燃,子弹已经被打掉了。
  “啊,好先进”张强惊讶的叫了一声。
  铁做的弹壳,定装火药,定装子弹,一下跳过纸筒坐的定装弹药,定装子弹的步骤,这部是先进了一点,而是先进了一大步,先进了一个世纪啊。
  张强反复摆弄这支枪,爱不释手。
  “怎么退子弹呢?”
  张强自言自语,迷上了这支枪。
  摆弄半天不知道如何处置。
  “大人,我看在这里。”魏无忌的声音响起。
  “你来了,”张强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的。
  顺着魏无忌指点的地方,张强按了一下,“锵——”一声。
  铁质的弹壳,从侧边跳出来,然后另一侧另一弹壳被推入火药仓。
  “咦”张强又叫了一声。
  “太有意思了。”张强满意度点点头。
  这和后世的弹夹,弹仓有点相似。
  “让开,”张强对身边的人喊了一声。
  “大人,让一个士兵替你试枪吧,否则如果有什么意外,炸着了你不好。”这时候朱大有拦住张强。
  张强想了想,回答:“也好。”
  然后退开,交给一个士兵。
  这个火绳枪手,在朱大有的指点下,飞地瞄准远处,“啪”一枪响起。
  只见远处大约一百米的地方,一棵碗口粗的大树上冒起一缕烟尘。
  “好准。”这名士兵不但没有埋怨张强和一干人等让他试枪,不关心他的生命,反而惊喜的喊道。
  “再试试。”张强喊道。
  “大人,没有子弹了。”士兵道。
  “还有吗?”张强问道。
  朱大有道:“大人,还有,我们总共缴获了十支,三支完全损坏,两支有毛病,两支打光了弹药,还有一支最完好,就是这一支,里面有三颗子弹,另外两支还是满仓,里面总共能压五颗子弹。”
  “嗯,再拿一支来,试试。”张强道。
  又拿来一支,士兵飞地操作着,打了五枪,枪枪射中百米的树干。
  张强想起来了,应该是线膛枪。
  张强从朱大有手里拿过刚才射完子弹的那支枪,让士兵把火把举道近处,仔细观察枪管里面,果然,一条膛线在枪口里面。
  将枪支丢给朱大有,张强道:“缴获的这些枪保存起来,搜缴弹药,清剿战场,审问俘虏,一颗子弹也别丢掉,哪怕是打光的弹壳,都要给我找回来,那些俘虏一个都别放过,都押到火绳枪厂关押起来,明天我再审问他们。”
  “是大人。”朱大有答道。
  张强转身,对魏无忌道:“封锁全境,给我追剿敌人,那些帮助过他们的一个都别放过,该杀的杀,该抄家的抄家,你去办,我去火绳枪厂休息。”
  火绳枪守备跑过来,“大人,我们全歼了那些阻挡我对敌人,也缴获了十支枪,大人,我在近处救驾来迟,还请大人责罚。”
  “没你的事情,去给我准备一个休息的地方。”张强喊道。
  亲兵队长跑过来,满头大汗,一手提着马刀,一手提着一颗头颅,战马上还挂着几颗敌人的头颅。
  张强看着犹如血煞一般,脸色狰狞的新任亲兵骑兵队长,重重的点了点头。
  新任亲兵队长顿时脸上绽现出一面憨厚的笑容。
  回到火绳枪工厂,张强还没有坐下,就见一小队传令兵犹如疾风一般冲了进来,高喊道:“报——,十万火急,荷兰人,葡萄牙人,海盗,清军鞑子大举进攻我沿海,沿海告急。”
  

Snap Time:2018-12-13 20:51:23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