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倦鸟迷途  大明领主最新章节  大明领主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大明领主最新章节第九百九十二章怕什么来什么(18-03-11)      第九百九十一章东伯利亚到手(18-03-11)      第九百九十章康定地区(18-03-11)     

第三百一十九章攻城受阻1

  ???饶州府府城,刘良佐,朱哥。
  “禀报提督大人,大营,大营丢了,两千民兵和民夫血战而死,”一名传令兵迅速的跑过来对刘良佐道。
  朱哥感叹一声,“这个洪承畴,还真是厉害,来的这么,我们还没有把十几里外的大营撤回来,他就先发制人了。”
  刘良佐摇着手中的酒杯道,“你没有和他共事过,不知道这个人的心狠手辣,他要做大事情一向是谋定而后动,但有些时候,他也常常出人意料的做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锋无羽但愿他能顶住洪承畴的第一轮进攻吧。”
  “其实,我应该去接替他指挥的,毕竟他已经打了一场恶战了,还把野战第二旅给打残了,”朱哥道。
  刘良佐道:“不用,你的实战经验肯定没有他高,他连番恶战,正是兴头上,你和他去抢,肯定抢不过他的,何况你去不一定比他做的好,你毕竟是侍卫出身,没有指挥大战的经验,这也是我不派你去,而派他去的原因,大都督让咱们守半个月,这才刚刚开始一两天,有的是机会。”
  “多学学吧,肯定有机会的,这一战注定不会打的很容易,说不定,还要你来掌握全局。”刘良佐摇着酒杯悠悠的说道。
  “提督大人怎么会这么说?”朱哥问道。
  “呵呵,我们再怎么说也是外人,是降将,这降将,就不能多争些什么,争的狠了,会被你们这些心腹臣子视作眼中钉,不争,就是庸才,而庸才是不被大都督看好的,大都督留下我做守城之将,是在考验我,如果我守住了,说不定以后还能混上一个闲散职位,守不好,恐怕,这次不是我命丧这里,为华夏军尽忠职守,就是致士回家养老,说一千倒一万,我不是华夏军的新人,不得大人赏识啊。”
  他们在这里谈话,城外却已经是炮声隆隆。
  锋无羽看着从十几里地外面逃回来的守卫原先他们所在的大营的士卒,那些人就是分散敌人兵力的诱饵。
  目的就是浪费敌人的弹药和兵力补给的。
  清军几十万大军在这里每天的补给是天文数字,尽管饶州府四周都已经被敌人攻陷了,但深入饶州府各地的县乡都已经被坚壁清野了,清军最起码有几十公里的补给线,加上其他相邻府县的无人区,贫瘠的地方,那就是上百公里,清军过境,已经搜刮过一次了,他们这一次要运粮食和补给过来,就得再跑一两百里地,张强和刘良佐的心思就是能拖一天是一天,在这里拖住清军主力。
  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却有些残忍,因为也在折损自己的兵力,本来不多就三万多人的饶州府守兵,加上他撤退回来的几千人也达不到四万兵力,围困他们的却是四十万兵力加上两百门火炮和火铳的清军。
  一千多华夏士兵加上两千多民兵和几百民夫只守了不到两个时辰,就败在了三十多门火炮,上千火铳,以及三千多绿营清兵的攻击下。
  但清兵也付出了两千的多伤亡,打坏两门炮,死伤几百火铳兵的兵力损失。
  但他们却什么也没有得到,一座空营,连粮草也没有,那里本来就是抵挡一下就撤退的闲散军力,随着出击的骑兵的接应,还是逃回来两千多兵力,迅速的进入了第一道防御圈,然后进入了后方的营地休整了。
  锋无羽这里迎来的是洪承畴的速,大量兵力的打击。
  一百门佛朗机炮,相当于华夏军的9磅炮,五十门红衣大炮,相当于华夏军的十二磅炮,猛烈的轰击之下,华夏军第一道方向前沿的据马,战壕,障碍物,甚至有些陷马坑都遭殃,纷纷被摧毁,显露了出来,一些战壕里面的士兵被飞溅的石头和弹片击中负伤,有些倒霉蛋更是被五斤左右的实心弹给直接砸中,死都不能全尸。
  一些屯堡也被打的碎石横飞,木屑飞溅,很多驻守的士兵都受了伤。
  这只不过是开胃菜,随后清军转移了火炮,去其他方向轰击,然后派上了近一万大军猛攻第一道防线。
  远处的几十门红衣大炮,相当于华夏军的十八磅炮开始轰击后面的战壕和道路,如果张强在这里一定会惊讶,什么时候古人学会了大炮轰击,步兵冲击,炮火延伸,打增援,这样一战时候的打战方式了。
  锋无羽在屯堡里面看着,却不说些什么,第一道防线按照张强的布置开始反击。
  其实不用他们反击,清军的士兵就开始受到伤害了。
  各种没有被破坏的机关,各种陷人坑,还有地上埋的铁痢疾让清军第一波进攻的部队吃了很多苦头。
  没有冲到华夏军跟前,在三百米处,他们就折损了一千多人,然后掉头往回跑了。
  这是什么,太折磨人了。
  能再阴损点吗?
  很多人的小腿都这段了,很多清军绿营都被扎了脚,刚坐下,又被扎屁股,跌倒了哀嚎,躺下扎全身,简直没有一个好站立的地方。
  洪承畴用单筒望远镜看着撤退回来的清军绿营摇摇头,对身边的博洛贝勒感叹道:“贝勒爷,这华夏军着实有些门道,还没有和我军正面交锋,我军就损失那么多人,虽然都不是致死的,但也不能再作战了。”
  博洛点点头,“是啊,我早就知道他们很有门道,要不然我当初十几万大军面对才不过两三万人的金华义军,就束手无策,还差点让他们给炸死,不过这次他们再也无法幸免了,这次咱们带了四十万大军,后面还有二十万补给的民夫,实在不行,把那些民夫拉上来探底,用尸体铺,也要完全破掉华夏军的这些邪门歪道,奇技淫巧,我就不信了,他张强还能像在金华府一样,凭借着两三万民夫组成的部队就能挡住我十倍的大军。”
  两个人说着话,进攻却没有停下,因为没有鸣金收兵,跑回来的绿营兵很被汉军旗的督战队给驱赶回去了,剩余的七八千人马上再次去趟雷一般冲向华夏军第一道阵地。
  这一次,他们没有退路了。
  几千人疯狂的冲向那些机关和障碍物,推倒据马,搬开障碍物,拉走横七竖八的树干,很接近到了第一道防线一百米处。
  而这时候,他们近一万人剩下不到三千人了。
  就剩一百米了,普通人跑个一百米不过几十秒的时间,见到胜利在望了,许多人哭了出来,挥舞着刀剑冲向敌人。
  就听战壕里面有人喊道:“迎战,迎战,预备,放。”
  满天的箭雨下面,两千多人当下就被射杀了一千多人,一千多人的尸体歪歪扭扭的倒下,后面的人继续冲,第二轮箭雨在五十米处发出来,剩余的一千多人倒下一多半,这下没有人再想着冲了,马上往回跑,但能跑的了吗?
  第三轮箭雨发出,剩下的人全交代在这里了。
  “咚咚咚,咚,”战鼓停了,因为不需要鼓励了,全成了死尸,还鼓励谁?催促谁进攻?
  “给我调大炮过来,继续轰——”洪承畴放下望远镜狠狠的说道。
  说完,他对博洛贝勒道:“再这么冲一次,敌人阵前就没有障碍物了,说不定还能拿下敌人的战壕。即便拿不下来,也能给敌人带来伤亡,再让骑兵跟进,杀到堡垒面前,敌人不崩溃的话,再派人俑进去,天黑就能打开一个缺口,然后从左往右,从右往左,连续扫荡,敌军的将领不过如此。”
  张强要在这里一定会说,毒,你这个汉奸竟然会二战德军的中央突击,两边席卷,扩大优势这样的战术。
  可张强还是要告诉洪承畴,你玩这些还嫩着呢,既然玩战壕这样的一战战术,就不怕你玩这种两边席卷,步兵跟进巩固阵地的战术,爷还有弹性防御呢。
  这时候锋无羽还没有命令防线上的大炮开始反击,还没有让火枪营开始反击呢,安排到屯堡前面的一线战壕的都是冷兵器的战力。
  主要是起消耗敌人的作用。
  第二波攻击开始了。
  这一次两万绿营兵,再次冲击阵地。
  有了第一次的铺垫,用一万绿营兵的血肉之躯取得的优势,洪承畴派遣的两万绿营兵战战兢兢的冲了过来,跑过了五百米的终极防线,四百米,有一些人呗剩余的机关陷害,三百米,一些弓箭手开始反击了,而绿营兵只能继续冲,因为他们的弓箭还做不到三百米处射击敌人。
  冲的时候他们没有发现,很多军官都被在二百上十几支箭给射死了,这一轮箭雨虽然不是很多,也不是很密集,但他们找的都是那些军官,各级把总和指挥使,守备什么的。
  于是等他么冲到了一百米距离上,弓箭开始密集发射的时候,乱了,为什么,没有人指挥啊。
  两万人就这么你推我挤,竟然不能前进一步,很多前面的人想要撤退,后面的人不知道情况,往前继续冲,于是,两万人就眼看着箭雨落下,却只能白白送死,等着敌人屠戮。
  还有一些军官的部队开始往回跑,但后面有人挡住了啊,于是自相残杀开始了。
  洪承畴和博洛看了,气的七窍生烟,这帮家伙怎么这么不懂事啊,往敌人阵地上冲啊,敌人的弓箭不是很多啊,为什么不一口气冲上去呢。
  于是传令兵带来新的命令,汉军旗骑兵突击。
  骑兵前面冲开了,迎接他们的不仅有各种障碍物,还有死去的一万多绿营兵的尸体,战马在尸体中间,在残留的陷马坑的陷害下,骑兵折损了,这还不算,还有发了狂要逃出去的绿营兵的反戈一击,因为他们这些骑兵不仅杀绿营兵,还阻挡了绿营兵的逃亡之路。
  “让汉军旗上,砍出一条道来。”博洛发了狠了。
  

Snap Time:2018-12-11 15:17:19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