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倦鸟迷途  大明领主最新章节  大明领主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大明领主最新章节第九百九十二章怕什么来什么(18-03-11)      第九百九十一章东伯利亚到手(18-03-11)      第九百九十章康定地区(18-03-11)     

第一百四十一章郑彩末日7

  张强着一面,张强对身边的传令兵道:“全军转换阵型,六个营一字排开,火枪兵射击,弓箭手呈两列横队,排在火枪手营后面,其他战兵营队列不变,退到弓箭手后面列横队,阻击完敌人的反攻以后,平推过去,命令骑兵等待敌人大乱以后出击,给我抓俘虏。”
  等传令兵走后,张强丢下望远镜,冷冷的说道:“我当有什么了不起呢,这样就敢挑衅我。”
  漫山遍野跑的都是海盗,在骑兵兼做火炮手的火炮阵地上发射出去的炮弹的弹雨中,有的人在后退,有的人在向两边逃跑,有的人依然在向前冲,因为只有冲过去,才能回到船上,才能逃走。
  硝烟一溜一溜的,从火枪手阵地上冒起,对面就有胸口冒血的海盗栽倒,一排一排的,简直就是列队屠杀。
  很敌人熬不住了,他们跑向两边,企图躲开火枪手的火枪。
  队列当中,指挥火枪手的百户长回头看看营长的手中的旗帜,听着营长的呐喊声,他转头喊着,“第一总旗旗队,向前十步走,前方,射击。”
  他看了看周围,看到敌人大部分向右手边跑去,马上喊道:“第二总旗旗队,立定,向右转,跑步前进,立定,向前十步走,射击,总旗旗长接过指挥权,目标消灭敌人。”
  两侧的两个营纷纷将权利下放,以总旗旗队为作战单位,队列旋转,前进,射击,装填,然后再旋转,再射击,停下来,立定,前进,转身,再举枪射击。
  渐渐的两翼的火枪手营脱离了大队,让出了自己的阵地,旋转,旋转,最后尽然变成了背对敌人,侧面追击逃跑的敌人的模式。
  正面,剩下的四个营拉长,拉长,从五列队伍,变成了三列,填补了侧翼两个营让出的位置,正面继续打击依然死脑经冲过来的海盗,后面弓箭手跟上来,拉成一列,朝着冲进火枪手三十米以内敌人射箭。
  火枪手三个营再次拉长,变成了两列,自由射击模式,这时候敌人简直太乱,太散了,有的甚至往三门县城方向逃跑。
  最后一个营始终没有冲上去,他们的任务是保护将领卫队,不能和将领卫队离的太远,要不然敌人要是有骑兵的话,将领卫队将不得不孤身对敌,始终留有预备队,这是张强从现代战争中学的。
  “追击。”胡奎大喊一声,骑兵从山岭上冲下去,朝着败局已定的敌人展开追击。
  看到大局已定,张强带领一个营的火枪手,还有两百亲卫骑兵向海边跑去。
  海上,他看到浓烟滚滚,敌人的战船四散逃跑,损失惨重的金华义军水师在拼尽全力战斗,他们无暇顾及那些逃跑的敌人。
  拼命的纠缠那些大型和中型战船,很多战船已经浓烟四起,依然可以看到上面有人影在搏杀。
  有几艘船只停在海面上,没有人影,也不见战斗,还有两艘船只打起了白旗,降下船帆,被看押着,几艘小型船只,将一批又一批的俘虏押到岸上,然后返回去,继续押解俘虏,有的水手将船只驶向岸边停靠,然后乘坐小舢板,向其他仍然战斗的船只划去。
  十几里以外,炮声隆隆,战斗还在继续。
  “让火枪手坐船出去,帮助那些仍然战斗的船只,”张强喊道。
  于是那些空船返回的小船带着火枪手驶向仍然进行肉搏战的船只。
  正午时分,岸边的敌我船只已经达到了三百多只,不断的有受伤的水手和战兵被小船送到岸边,然后载着刚才追杀敌人的战兵继续冲向外海。
  黄昏,岸边的船只达到了七百多只,战斗已经落下帷幕。
  三门县城送来了帐篷,食物,饮水,附近的村民帮着砍伐树木,建立营地。
  天黑的时候,张英满身是血,黑着脸会来了。
  黑夜中,龙珠岛上,龙珠岛四周,岸边,依然有火光,二百只船只在燃烧,一时间还没有烧完,依然有金华义军的水师船只在抢救那些没有完全烧起来的船只。
  三个战场打扫完毕。
  张强在新建的营地帐篷里面听着这次战斗的汇报。
  “火攻船全部损失殆尽,烧毁敌人一百四十条船,大部分是小型船和中型船只,大型船只烧毁了十八只,逃走了十二只。
  第二队攻击的船队,八十多只船只,还能使用的只有五只,其他的不是同敌人同归于尽了,就是被敌人俘虏,然后被火攻船烧毁了,敌人的中型船只,我们抓住了六十七艘,能用的五十五艘,不过即便是这些船,能马上使用的不过十二只。
  我们的大型战船,被击沉十一艘,被敌人撞沉两艘,重伤十二艘,目前能用,轻伤的只有八艘。幸运的是,我们抓住了敌人的十一艘大型船只,击沉敌人大型船只十二艘,敌人投降十二艘,重伤不能动的二十艘,我们都拖回来了。”
  这次海战可以说惨胜,听听,火攻船全灭,中型船回来五只,大型战船回来八艘,重伤十二艘,有七艘完全毁坏,可以说金华水师几乎全灭。
  而敌人,大型船只逃走十二艘,中型船只也逃走大约六七十艘,小型船只几乎全灭,但也有逃走的,可以说这次借着敌人大意,借着偷袭的便利,借着敌人把所有的跳帮战斗的海盗和水手全带上岸边攻击三门县,船上操船的敌人水手和战斗的跳帮水手不多的机会,才让敌人损失惨重,大约歼灭敌人三分之二的兵力。
  “如果启用俘虏敌人的船只,我们马上能拿出多少船只用于作战?”张强问张英。
  张英想了想,“大型福船十八艘,中型福船八艘,小型福船三十五艘,大型鸟船四十四艘,大型沙船三十三艘,葡萄牙人的克拉克战船三艘,荷兰人的盖伦帆船两艘,蜈蚣船四十五艘,葡萄牙人武装商船,两桅杆的十二艘,我们的小型海船十六艘,如果加上一些商船的话,我们总共有大约两百只船可用,全都是缴获敌人的。”
  “马上修理,连夜修理好,从俘虏中挑选愿意帮助我们的渔民和水手,一些海盗也行,然后每艘船上装上大量的战兵,火铳手,步兵,弓箭手,标枪手,刀斧手,刀牌手,我们去厦门。”
  “大人,这?”张英看着张强。
  “斩草除根,我们不会给郑彩留下太多机会,掏了他的老巢。”
  张英看着张强,“可大人,厦门还有倾向郑成功的郑泰,我们连他一起打吗?”
  “如果不识相的话,我们就****。凭着这些缴获的船只,我们的水师比先前更加厉害了,冲到厦门,我们可以把郑彩剩余的船只和逃回去的船只都拿下,那样的话,咱们的海上实力,在这一带,也算是最强的了。”
  张强站起来,喊了一声:“********。”
  所有站起来,“********。”他们脸上虽然有疲惫,但每个人眼神里面是胜利的喜悦,还有对未来美好的向往。
  杜歌跑进来,“大人,我来晚了,”
  张强对杜歌道:“你和胡奎在这里收拾残局,修理码头,给我在龙珠岛上驻兵,将那些修理好的战船交给留在这里养伤的水手,我让你在俘虏里面招募水手,但战兵你得在每条船上都派,从此以后这里就是咱们水师的另外一个基地,修理好的战船就是咱们的第二水师。水师负责人,我会另外派遣。”
  杜歌躬身,“是大人,我一定办好。”
  

Snap Time:2019-02-18 22:02:33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