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倦鸟迷途  大明领主最新章节  大明领主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大明领主最新章节第九百九十二章怕什么来什么(18-03-11)      第九百九十一章东伯利亚到手(18-03-11)      第九百九十章康定地区(18-03-11)     

第四百章反击2

  夜色中,冯铨带着所有的清军将领和清军骑兵消失在混乱之中,他们一直朝着北方而去,即便哪里是隆武南明国的地盘,可相比回到海上,坐船出发,他们更愿意跑到陆地上,谁知道那些泰西人会不会把它们交给华夏军处置,以换来华夏军原谅他们的战争行为。
  再回头看看这边,华夏军全部兵力在葡萄牙人阵地前方肆虐的时候,葡萄牙人总督施罗德却有些不知所措了。
  上万兵力都打进了别人的营寨里面了,连旁边的坚持了两天的那一座营寨都被全灭了,可就在不到一个时辰之内,形势来了个大反转,那么多人居然犹如放羊一般,四散逃跑了,这是什么原因?
  老天在玩他们吗?
  由于夜幕降临,他们也搞不明白事情,只能收拢部队,派人出去打探情况,和他们走的近的,难兄难弟荷兰人是最先联络到的,两个总督凑在一起研究状况。
  施罗德问道:“前方什么状况,不是一直很好嘛?眼看这就要胜利了呀?怎么突然就兵败了?”
  荷兰的楑一总督也是郁闷,手一摊,“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呀,前面有西班牙总督亲自压阵,他带着各国的督战队在前面一直呆在进攻部队的后方,他现在没有消息,我也搞不清楚,倒是看到英国人慌乱了,他们的营地一片闹腾,好像是一个印度士兵因为一件小事和英国人吵了起来,我不知道这和前方的失败有什么关联。”
  施罗德道:“不用想,肯定是印度人损失太严重,所以找英国人的麻烦了,我们这边也要看好了,别让那些野蛮人们造咱们的反,等明天就能看出是什么了,今天晚上守好了,华夏军即便胜利了,也不会打过来,他们毕竟人少。”
  乱,还是乱,这种纷乱折腾了大半夜,等到后半夜的时候,战场上安静了下来,燃烧的战火熄灭了,硝烟散尽,只留下远处带着海水鱼腥味的海风从南方吹过来,带着丝丝侵入肌肤的寒意,横扫整个战场方圆十几里地。
  英国人在营寨前面的阵地变成了华夏军新的营地,从四面八方被聚拢来的俘虏,在警卫团士兵的监视下,把一件件兵器收拢到营地中心的空地上,一件一件等级好,码放好,一门门火炮被被仔细清点擦拭干净,然后被拉走,放置到它应该放的阵地上去,华夏军没有带火炮,这些缴获的火炮正是他们明天的依仗。
  一道环绕着新的阵地,包括原先的被打残成了废墟的营寨的壕沟,正在不停的被挖掘出来,然后在壕沟后面堆成一道低矮的胸墙,形成新的防御工事。
  苏正清没有死,李光地也没有死,黄斌卿死了,李光熊也没有死,他们都是被解救回来的,原先他们都被俘虏了,可华夏军反击的时候,骑兵们又把他们解救了出来,让他们再次回到华夏军的营寨里面。
  被俘虏的明军刚刚凑成了一千人,在开始的时候,明军加上民夫可是有一万多人,此时,他们十不存一,可见这场战斗的惨烈。
  而华夏军三千三百多人,如今也只剩下了两千挂零,很多人都在战斗中受伤,但依然能战斗,没有失去战斗力,真正和敌人战斗的明军都在和敌人拼消耗中死去了,这次可以说张强把明军当了盾牌,当了炮灰,保存了他的华夏军警卫团的兵力。
  张强想想都后怕,如果没有这些明军,没有这些民夫,那么华夏军恐怕已经被敌人耗死了,全军覆灭了。
  苏正清和其他的两位明军官员都知道这些事情,他们也是聪明人,知道此时不能和华夏军闹翻,大营都被灭了,十几万人,几万兵力,全军覆灭了,更不用说他们这幸存的一万多人了,能现在还站着,活下来的人都是幸运的,都是靠着华夏军的最后那一惊天动地的反击,犹如神来之笔,他们都听过了很多,都没有搞清楚,华夏军倒地是怎么赢的?
  他们把这个事情归结为华夏军太强大的缘故,华夏军一直在保留实力,毕竟这不是他们同泰西人的战争,泰西人是在侵略他们的地盘,泰西人现在居住的地盘是大明的,南明朝廷有资格,也有实力去追缴这种失去的东西,领土,主权,是一个国家的脸面,不能失去了,否则几百年,几千年都不能抬起头来,堂堂正正的做人,会遗臭万年的。
  他们很通情达理的原谅了华夏军的看似龌龊的行为,并且自己给了合理的解释。
  现在他们要靠华夏军做主,是撤退,还是继续等待援兵。
  撤退,他们这些人需要华夏军的掩护,保护,等待援兵,他们几乎失去了战斗力,也需要华夏军的保护,此时,说什么都无法改变他们人为刀俎我为鱼R的处境。
  而此时张强也在纠结倒地是撤退还是坚守?
  “大都督,大都督,咱们在这边的行动队和情报人员来了,晚了几个时辰,带队的行动队长正在等候你的处置。”斥候营长向张强汇报。
  “处置什么,把他们编入战斗队伍,和那些没有战马的士兵,还有其他士兵,编成一支火枪队,有几个百户就编成几个百户,整编以后让龙骑兵派一个总旗的士兵去带领他们。”张强不耐烦的说道。
  “是,大都督。”斥候营长只能低声答应。
  “他们来了多少人?”张强又问了一句。
  “大约三百人,补充一些轻伤的士兵进去,刚好弄两个百户的兵力。”斥候营长回答。
  “整编好以后让他们接替斥候营和枪骑兵营看管俘虏,斥候营和枪骑兵营的士兵和军官马上找地方休息,说不定很就有行动了。”张强道。
  “是,大都督,这就去传令,”斥候营长道。
  “有没有援兵的消息?”张强问道。
  “没有,已经派遣一队五十人的斥候营骑兵去寻找了,到现在依然没有消息传来。”
  张强揉揉脸,心中一阵失落感,两千多兵马,敌人依然有一万多正规军士兵,还都是熟悉火枪,火炮的泰西人部队。
  撤退,还是不撤退?
  撤退的话,这里的俘虏怎么办?
  转头问猎骑兵营营长,“抓了多少俘虏?”
  猎骑兵营长道:“差不多三万多俘虏,各种人都有,英国人,西班牙人,日本浪人,清军汉军旗,还有我大明百姓模样的葡萄牙乡勇,以及一些奇装异服的类似西域那边的人。还有你说的那些印度人。”
  张强环视四周,熙熙攘攘的,这个营地再大也装不下这么多人,那边的营寨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俘虏营,这些人怎么处理?
  一队奇装异服的廓尔喀人被一条长绳子串联起来,每个人双手被绑着,一只脚都被绑着,成了一串糖葫芦,就这么走过去,各个长发披肩,一副野人的模样,赤着脚,眼神有的冷漠,有的失落,有的却野性不减,等着眼看过来。
  看押的明军士兵,毫不客气的给那些敢于直视张强他们这边的家伙几脚,用刀背狠狠的砸下去,打的那些人哭爹喊娘的。
  在张强眼里,显然这些俘虏更加值钱。
  而能拥有一群不用负责的工人,则是张强最高兴的事情,战争是一场不用在道德层面负责任的最好借口。
  没有日内瓦公约,没有人叫嚣这些俘虏也是人,他们的一切都在你的一念之间,苛待这些俘虏,是所有人的希望,因为他们犯下了罪不可恕的罪行,能让他们或者劳动,是对他们最大的宽恕,是对敌人最好的削弱,敌人没有了这些士兵,没有兵,就是对他们战争潜力的最大削弱。
  “把他们分类关押,然后定出任务,完不成任务的没有饭吃,完成任务最后一名的抽十杀一,第一名的奖励休息时间,可以吃上最好的饭,有权利成为俘虏,其他的人一律以苦役犯对待,往死里使用。”张强冷冷的看着这一队廓尔喀人队伍道。
  有了这个C曲,张强依然无法决定是撤退还是攻击,直到一个时辰以后,天色微亮,正在迷糊的时候,猎骑兵营长摇醒张强,“大都督,大都督,咱们支援的部队来了,炮兵旅,野战旅,总共有三千多人,其余的部队都在后面赶路过来。”
  “谁带队的?”张强问道。
  猎骑兵营长道:“是轩辕龙飞副将,来通知的信使告诉我,他带着亲卫去广州府调集粮草,却听到九星那边汇报说咱们这边危险,他立刻带着自己的亲卫队赶到了九星县城,跑死了几十匹战马,后面又从明军哪里夺了几十匹战马,不顾明军的反抗,再次追过来,半路上接管了前来支援的九星部队的指挥权,扔下辎重,带着部队全力赶过来了。”
  “不错,关键时刻,还是他值得信任,”张强摸摸脸,从提督到参将,这职位降下来了,却让轩辕龙飞更加成熟了,并没有闹,而是兢兢业业的去打战,凭着战功又升上来了。
  从内心的讲,张强扩编,整编部队太频繁,有些人从起义时刻起,就跟着他,很多人的职位变动很大,这种从高处到低处的落差,不是每个人能承受得了的,看似华夏军每一次整编,扩编以后部队扩大了很多,实力提升了很多,但对于以前的那些人,他们却是从权利高处不断往下走,实权不小了,官职却下降了,很多人嘴上不说,心里也把张强埋怨死了。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以前人少,很多部队,很多地方需要一个独当一面的人,现在部队扩大了,很多地方已经不需要独挡一面的人了,需要分权,需要把他们安排到能力所及的地方,他们有的人还能像以前那样干的很出色,有些人在新的岗位上却无法表现出以前的那样出色,只能不断调整他们,让他们到合适的职位,这都是他们能力的表现。
  三千多援兵,自己的实力提高了,而敌人经过几次大战,虽然是炮灰们在打战,但他们也有一些损伤,而且敌人是联军,各家并不能统一指挥,总会在各个方面有一些不和,一些不协调,这就让张强以前的信心重新升起,打败他们,彻底解决葡萄牙人,明军太不堪,还得华夏军来打这一场战争。
  

Snap Time:2018-12-13 20:51:36  ExecTime: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