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倦鸟迷途  大明领主最新章节  大明领主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大明领主最新章节第九百九十二章怕什么来什么(18-03-11)      第九百九十一章东伯利亚到手(18-03-11)      第九百九十章康定地区(18-03-11)     

第二百七十五章突变

  ???苏观生这个人是无比忠诚的,对大明,对隆武朝廷,当然作为一个身在高位的官员,他其实更加忠诚的是他的这份当官的事业。
  就像后世的某些政治家一样,他们不管你这个国家和那个国家的所谓和平发展,友好交流,盟友什么的,只要他们需要,即便某个事情不是他们的梦想,他们也能把这个事情当做梦想。
  就像某个英国殖民地的非常伟大的开国的伟人,好像是姓李,他们为了自己的地位,为了能当上某国的总统,不惜拿自己的出生地国家为敌人,并且引导人民仇恨这个国家,同时他狡猾的利用这个国家天朝上国的优越性,左右逢源,还在他的母国能了些荣誉,很光荣的荣誉。
  他们是什么,他们就是政治家,所谓的政治家,而苏观生就是这样的人。
  以前钱秉镫和他简直就是一体,两个人为了隆武南明能够强大起来走在一起,为了光复大明这个梦想,费尽心思,任劳任怨,但一旦钱秉镫走出他心中的底线,他就反手就将钱秉镫拍死在原地,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人挑战他的底线。
  在隆武南明他是首辅,如果去了金华义军,他是什么?
  所以对于钱秉镫这种拆他前程的,挖他墙角的同阵营的人,他是毫不手软的。
  御林军接到命令,从皇宫,也就是原先的汀州府府衙,如今扩大,重新修建过,出发的御林军穿街过巷,渐渐的逼近了钱秉镫家。
  而这时候,米林的亲卫和军情部的行动队人员对于这些事情完全不知道。
  他们正在等传递消息的情报人员到来,等待米林的命令。
  等情报人员到达钱府,通知米林亲卫负责钱府的行动的负责人,一名小组长的时候,御林军已经离钱府不过一里地了。
  苏观生坐在皇宫内的签押房,等待消息,这个时候,一名太监领着一名将军进来。
  “禀报首辅大人,小人下面一名兵将路过金府的时候,发现那些守卫在金府的士兵都已经撤走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小人不敢做主,特来禀报大人。”
  “什么?”苏观生盘膝坐在炕上,手里拿着毛笔,正在批阅一些奏章,听到兵将的禀报,还没有反应过来,侧头问了一句。
  “禀报首辅大人,金府有变,守卫金府的兵丁都撤走了。”禀报的将军再次重复了一句。
  苏观生放下毛笔,从炕上下来,旁边伺候的仆人连忙把他的靴子拿过来,帮助他穿上。
  苏观生站在地上,抬头看了一眼将军,略微沉思了一下,口里喊了一句,“不好,他们想要劫人,,通知御林军,通知府衙捕,有多少人去多少人,砸开金府大门,去给我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将领出去以后,苏观生在签押房里面踱步,一会儿一拍手,冲着外面喊道:“派人去钱府看看,有情况禀报。”
  外面有人喊了一声,“是,大人,”然后脚步声消失在门口。
  去金声府邸的人很回来了,将领跪在地上,“禀报首辅大人,金府人去楼空,询问附近的住户,他们都说这家人早晨有人出门,但不见金家的人出门,大都是下人什么的,小人带人进去以后,哪里已经人去楼空。”
  苏观生仰头,喃喃自语,“早上出去,不好,他们可能已经乔装逃出去了,钱秉镫不过是他们转移视线的诱饵,马上带人去追,一定要追回来,早上出去,如今朝会刚散,时间还不算太晚,他们几十口人,走不远。”
  “是,首辅大人。”将领赶紧回应,然后转身跑出去,集合兵马。
  米林等了半天,等来了朝会散去以后,钱秉镫下狱,御林军朝着钱府而去的消息,也觉的不好,马上让情报员回去转告钱府守候的行动队撤退,同时转身对张超道:“让三里后的村庄的人手分为两拨,一拨赶紧启程回建宁府,另一拨准备兵器,赶来这里会和,让你的人马上乔装进城,去找马三立,还有,把城门口的士兵换上咱们的人,给我把住城门,接应钱府的人撤退回来。”
  张超走了两步,“那么大人,钱秉镫怎么办?他毕竟是因为咱们才陷入坐牢的。”
  米林闭上眼睛,好半晌才用无奈的声音道:“没有办法了,咱们只能做到这里了,以后再说吧,派人联络内应官员,如果他还想以后在金华义军哪里获得寓公待遇,那么,就照顾好大狱中的钱秉镫,否则,就不要想着金华义军会对他好了。”
  ‘是大人,属下这就去办。’张超马上去传达命令。
  米林想了半天,觉得还是这已经超出自己应该负责的范围,没想到救出一家子,却把另一家子陷入危机,自己是不是办不好事情?
  他转身对身边的亲卫道:“传令,将这里的情报汇报给总督大人,请求调驻防建宁府的野战旅9旅,福州府的阮进6旅配合,给隆武朝施压,让他们释放钱秉镫和家小。”
  亲卫带着他的命令跑出树林,在树林后面招呼几名骑兵,飞奔而去。
  双方都在调兵遣将,做着部署。
  而刚从钱府出来,准备转移的情报人员迎头碰上了赶来钱府执行逮捕命令的御林军。
  看到御林军大几百人,人人披坚执锐,情报人员楞了一下以后,纷纷退回钱府,同时有人飞奔而去,向马三立报信。
  形势十分危急。
  御林军看到他们的打扮,也楞了一下,带队的将领反应过来,高喊一声,“抓住他们,来人,包围钱府。”
  钱府的钱秉镫的家小不过十来人,而情报人员也不过三五人,加上行动队十来人,拥挤在一个不大的院落里面,两进的四合院里面。
  大门紧闭。
  所有人都心头慌慌。
  带队的小组长,在一阵慌乱以后,镇定下来,“大人就在城外,他一定会搭救咱们,咱们要做的就是坚守这里,来人,将钱大人家小带到一进院落里面的房屋里面,去三个情报人员去保护他们,两个去后院观察情况,小组准备作战,三分之一人去后院,三分之二人留在这里,把大门给我堵了。”
  这些人还是训练有素的。
  而马三立接到小组的汇报,同时收到了米林的命令,稍微想了一下,将大半人派去守城门,然后带着剩余的包括最后留下来的原先守卫金声府邸的王得仁部主将,一个把总,还有他手下的十几个心腹士兵,总共三十多人跑步去支援钱府。
  这时候他们也顾不得暴露身份了,全部拿出王得仁部下留下的兵器和铠甲穿在身上,肩膀上绑着识别的白布条。
  城门口,守卫城门的士兵被调出了城,守卫城门的把总被扣押在城门楼里面应付南明明军,张超带着八十多行动队士兵赶来,换上明军的衣服,拿着金华义军的火器,兵器,里面穿着金华义军生产出来的优质铠甲,接管了城门楼。
  战斗一触即发。
  

Snap Time:2018-12-11 15:54:01  ExecTime: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