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倦鸟迷途  大明领主最新章节  大明领主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大明领主最新章节第九百九十二章怕什么来什么(18-03-11)      第九百九十一章东伯利亚到手(18-03-11)      第九百九十章康定地区(18-03-11)     

第三百六十四章新合作伙伴

  ???对于冯双礼的前倨后恭,张强是有点生气,他不喜欢别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总是那么精明的观察形势,不能坚定的认定一个方向走下去,对于李定国这种人张强是自内心的佩服,国家大义,个人,民族都不曾亏待,还有本事,如果不是隔着太远,张强肯定要亲自去拜访,把他招致麾下。
  系统交给他的任务,他还没有完成呢。
  这才招到了三个人,只要能完成十个人的任务,那么他就会获得一座现代化化工厂,能开启更高的科技,胜过清军和现在的西方欧洲的泰西人,对于华夏军来说意义重大。
  现在当然要交好了。
  吩咐了周粥针对冯双礼脚踏两条船的惩罚,张强对王尚礼道:“我对定西王的忠义十分崇敬,为了表达这份崇敬,我会派遣一队人马携带华夏军的火器去教导你部明军将士如何使用火器,同时对你部明军出售一万杆火铳。”
  “是真的吗?”
  “感谢大都督,下官代表定西王感谢大都督。”
  王尚礼激动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王尚礼自内心的对你产生了好感,现在他对你的好感值为16,你们现在是朋友了。”
  张强突然听到许久不言的系统言了。
  这是个意外,也许系统听到自己想要招纳李定国的心声,也为了凸显自己的存在,才在此刻声,提醒张强它的存在。
  听到王尚礼居然对自己产生了好感,张强也十分意外,他是什么人,张强自己知道,自己是一个让人感觉不到亲近感的人,为了心中的理想,一心向前,从来不去注意周围的人物和风景,因此这一路走来都十分孤独,有人对自己产生好感,这让张强十分的感动。
  突然,张强想到一个事情,历史上,这个王尚礼被云南土司割据军阀沐天波,那个反复无常的小人给逼死,沐天波为了保住云南大理沐天波府,投降清军,投降孙可望部,逼死了主动去城中做内应的王尚礼。
  张强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王尚礼这件事情。
  历史虽然改变了不少,但大体上还是朝着一个方向前进,一个屈辱几百年的历史,一个把中华变成了沉沦懦弱的,没有血性的民族,一个只凭着熬就想要活下去的民族。
  历史惯性是如此的强大。
  清军目前虽然看起来兵力强大,气势如虹,可它面临的局面一点也不必当时的崇祯明朝好,崇祯明朝外有后金女真人作乱,内有李自成这些被天灾和人祸逼的走投无路的农民起义军,海上有郑芝龙这些海盗骚扰,会同大明勋贵,东林党官员们侵吞国家税收,财富。
  现在的清朝外有海上的郑成功作乱,草原上有察哈尔蒙古叛乱,还有准格尔这些边地蒙古人,西域人作乱,内有几百股起义军,反正军骚动不已,东南,西南,西北有明朝的残余势力对其征战不休,为了制止这些动乱,清军派遣了大量的军队,甚至动用了他们老窝的盛京清军平叛,朝中,分为三方势力,顺治一方,为了合法的统治权,多尔衮一方,为了不被清算,豪格一方,为了本来就属于他的帝位。
  就这样的为难之下,清军居然能保持全局的表面的稳定,逐渐收复燕京周围的汉人们,逐渐稳固自己的统治,不得不说历史的惯性相当的大。
  即便有华夏军这一支不属于历史上的实力势力搅局,清军依然能表面上立于不败之地。
  张强虽然对自己的华夏军有信心,可他环顾四周居然没有一支实力强大的实力同自己一起抗衡清军,这一个历史怪物。
  他找了很久,隆武虽然精明,但精明在大义,在朝政上,只能说是一个适合大明的守成之君,不值得侍奉,而且隆武像是山西的商人一样,心底里面比较阴暗,作风比较小气,吝啬,有点商人的市侩,不是一个开拓之君,没有大的规划,显然不是一个睿智的人。
  鲁监国朱以海,生性淡薄,只是被逼到这个地步,他的一切都由朝臣操办,没有一点主动性,也许是一个不错的翰林学士,养养性,做个艺术家或许不错,肯定不是后世的那种砖家叫兽类型的艺术家。
  所以张强才能不断挖他们墙角,坑害他们,因为他们不是队友,他们的一切配合都表明了他们是一个猪队友的角色。
  张强都那么支持隆武南明了,结果,张强一撤掉保护他们的军队,清军就从各个方向将福建打的千仓百孔,几乎再次亡国。
  如今李定国从千里之外派来人接触,张强决定有限度的支持一下他,以后慢慢的培养成一个合作伙伴,左右夹击清军,不能让华夏军一枝独秀,独自承担清军的巨大威胁。
  王尚礼的开头说的话,显然是一句引言,而不是肯定的话语,张强觉得能把这句寒暄的引言弄成一个事实。
  增强了李定国的实力,也许不会让王尚礼最后那样凄惨的死去。
  “本都督还准备送定西王五十门两千斤大炮,千斤佛朗机炮二十门,佛朗机炮三磅炮一百门,以支持定西王的抗清大业。”张强又抛出了一个巨大的蛋糕。
  一下把王尚礼炸的里嫩外焦,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但张强可不会这么太好心,笑道:“但接下来,如果你们还需要火枪或者火炮的话,得花钱购买了。”
  王尚礼连忙连连躬身道:“那是,那是,大都督的火枪和火炮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这点我明白,这次我带来了金沙两千斤,象牙二百根,缅甸翡翠,玉石一百块,银两二十万,希望大都督能笑纳。”
  张强愣住了,哇,闹了半天人家是大富豪啊,自己还真是多情了,居然把人家当作来请求施舍的穷亲戚,没想到西南的李定国会这么富裕。
  金沙啊,怎么也得是四十万两银子上下的价值,还有二十万两银子,象牙,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还有那后世无数大神的书里面曾经描述过的玉石,赌玉什么的,这些和他这个贫穷的老百姓注定无缘的东西,他脑子里面只有一夜暴富的梦想,只有那代表奢侈的翡翠和玉石,今天竟然有人给他带来了。
  我也是个有钱人了。
  张强突然现自己已经不是那个贫穷的一天只知道为了生活奔波忙碌,像老舍笔下的骆驼祥子一样的人物那样悲苦了。
  送走了王尚礼,张强叫上周粥,两个人一起把玩送进来的翡翠,玉石,象牙,爱不释手,周粥也是个穷苦的家丁,也没有见过这么奢侈的东西,两个人像一个小财迷一样,久久不愿意放下手里的这些宝贝。
  但生活还要继续,抗清大业还没有完成,华夏军也只是一个军队,一个华夏大地上的比较强大的势力而已,作为华夏军的两大脑人物,不可能有如此清闲的时间,周粥很被叫走,去处理内政了,张强还得忙碌的关注着张亮同洪承畴他们的谈判,还得关注派去截杀范文程的刺客的消息。
  :。:
  

Snap Time:2019-02-18 22:56:53  ExecTime: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