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流潋紫  甄嬛传最新章节  甄嬛传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甄嬛传最新章节第546节算来一梦浮生(大结局)(6)(15-09-18)      第545节算来一梦浮生(大结局)(5)(15-09-18)      第544节算来一梦浮生(大结局)(4)(15-09-18)     

第381节却教移作上阳花(1)

  完结穿越小说推荐:
  本小说首发于穿越迷http:
  礼毕已近黄昏时分,丝竹声悠悠扬起欢颂之调,我与贞贵嫔各自回宫更衣,准备夜来的合宫夜宴。
  因夜宴多为宗亲内眷,也不必按品大妆,只雍容华贵即可。劳碌整日,予涵和灵犀赖在乳母怀中贪婪吮吸乳汁。我偷闲眠了一眠,又重新叫浣碧匀面梳妆,槿汐则将各府公卿送来的贺礼一一清点。
  槿汐笑道:“东西自是上好的,如今各府里忙不迭地要奉承娘娘,敢不挑最好的送来么?还怕娘娘看不上眼。”
  双手浸在淘澄净了的玫瑰汁子里润手,赤金牙云盆里漾着红滟滟的香汁,愈加映得纤手明白如玉。浣碧拧了一把浸透了玉兰花汁的热毛巾给我敷脸,清洁的芬芳叫人身心松。我闷在毛巾里道:“槿汐眼光极佳,只拣你看得上眼的告诉本宫。”
  槿汐徐徐道:“晋康翁主府送的是一套十二把的泥金真丝绡麋竹扇,奇在那竹骨触手生凉,跟玉似的。”
  “胡昭仪事事不肯落人后,她的母亲自然也是一样的。”
  槿汐又道:“平阳王府送了一套孔雀绿翡翠珠链,颗颗翡翠珠浑圆通透,十分均匀,雕作孔雀的翡翠色泽又绿又润,做功和成色都是上上品。”
  “九王哪有那个心思留心女儿家的东西,那是庄和德太妃肯费心。这样的好东西,想是先皇积年的赏赐。”我停一停,“稍后把本宫那串金丝香木嵌蝉玉数珠送去德太妃那里,就说本宫谢她的心意。”
  槿汐答了声“是”,“还有一双沛国公府送来的文犀辟毒箸是极好的,虽说银箸也能测毒,却远不及这个稀罕了。”
  我撂下面上的毛巾,冷笑道:“用毒之人最是狠毒无比,防不胜防,到底沛国公有心思。”
  我蓦地想起一事,“可是沛国公孟家?”
  槿汐点着礼品单子,转首笑道:“除了他们家,哪还有别的?”
  我微微沉吟,“他家的小姐孟静娴,原是要指给六王的那一位,不知出嫁了么?”
  小允子笑着上前道:“这个奴才可知道。还没有呢,尤小姐一心思慕六王,死活都不愿出阁,至今还耽误着呢,都成老姑娘了。”
  我心口提起,瞥一眼在旁拣选衣裳的浣碧,暗暗摇头。偏生浣碧耳尖听见了,为我拣过一袭暗朱色金罗蹙鸾华服在身上比一比,冷笑道:“以为等成老姑娘便能嫁与六王了么?天下倾慕六王的女子那么多,王爷连她的眉毛鼻子都没看清过罢!”
  小允子尚不知浣碧为何动气,不由暗暗咋舌。我看一眼小允子,“去打听清楚了么,皇后今日用什么首饰?”
  小允子打一个千儿道:“打听了,纯用赤金。皇后已经更衣,准备着出门了。”
  我澹然点头,“那就好,本宫也无意和她在今日冲撞起来。”趁着浣碧为我更衣的间隙,我轻声道:“方才为何动那么大气,说话也忒刻薄了些。”
  浣碧别过头道:“奴婢便看不得她这副样子,生怕人不知道她等着六王似的,叫王爷难堪。”
  我轻叹一声,“她也可怜,好好一个公侯小姐。”说罢更衣毕,只斜倚在贵妃榻上,套上海水玉护甲道:“贺礼来来去去就这么些东西,那些寻常玩意收起来留着赏人。”
  品儿半蹲着为我佩腰带上的香囊,笑着凑趣说:“别的也就罢了,只一样清河王送来的珊瑚手钏,奴婢瞧精致的不得了。”说着递过来打开,攒金丝海兽葡萄纹的缎盒,洁白的雪绢上静静一串殷红如血的珊瑚手钏,粒粒浑圆饱满,做九连玲珑状,宝光灼灼似要灼烧人的眼睛,微微一动便是流丽的红光游转。刚一触目,心中一阵绞痛,拾在手中细细把玩。玄清,玄清,掌上珊瑚怜不得,却教移作上阳花,我怎会不懂得?怎能不懂得?
  心中想着,手上已不自觉将它套在腕上,澹然道:“起驾,咱们去重华殿。”
  我被众人簇拥着徐徐步入重华殿内,皇后早已端坐在玄凌身旁,正红色绯罗蹙金刺五凤吉服,一色宫妆千叶攒金牡丹首饰,枝枝叶叶缠金绕赤,捧出颈上一朵硕大的赤金重瓣并蒂牡丹盘螭项圈,整个人似被黄金镀了淡淡一层光晕,中宫威仪,十分华贵夺目。我着次一色的玫瑰红蹙金双层广绫长尾鸾袍,通身只用蓝田脂玉装饰,轻灵中不失厚重。贞贵嫔用更浅一色的绯红蹙银线繁绣宫装,玉色印暗银云纹流畅的姿态愈加显得只以碧玺装点的她身姿飘逸。除此,在座嫔妃内眷皆不得穿红,连相近的橘粉之色亦不允许。
  岐山王生性好色,近年来每每宫宴总不携正妃出席,身边相伴的皆是貌美如花的年轻侧妃,他亦深以此为傲。清河王与平阳王皆是孑然一身,各自饮酒而已。我的目光轻轻与他一触,旋即低头,笑盈盈向玄凌问安。
  玄凌拉过我的手,神色亲厚,附在耳边低笑道:“你穿什么都是最好看。”
  我睨他一眼,掩唇低笑,“皇上最会哄臣妾。”
  说罢饮酒开宴,歌舞如云。觥筹交错,宴饮至尾,我已经觉得酒气上涌,满面皆是春色,一旁贞贵嫔更是不胜酒力,玉峨倾颓。我倚在玄凌身侧,轻声道:“贞妹妹已然薄醉,皇上今晚可要好好照料妹妹。”
  玄凌在衣袖中握住我的手,唇角还残留着“玫瑰醉”的嫣然之色,含笑低声,“朕想去柔仪殿。”
  我推一推他,婉声喁喁,“贞妹妹产后怏怏,皇上且多陪陪她吧。天长地久……”我婉然看他一眼,声音越发柔腻,“臣妾不争一时。”
  玄凌澹然一笑,侧首低低向贞贵嫔耳语几句。贞贵嫔颊生红晕,如绽放的月季,盈盈含笑。
  眉庄因身子疲乏,晚宴至半的时候便告辞回了棠梨宫歇息,我一时放心不下,便想往棠梨宫去。
  四帷金铃翠幄软轿已在外头候着,夜风一吹,只觉得两颊滚滚烫上来,头晕目眩,脚下也虚浮起来。骤然手臂一暖,只听一把清凌凌的声音笑道:“那梨花白入口清甜,后劲却大。娘娘想是酒气上来了呢,还是走走好,坐轿越发要头晕了。”那声音虽清冷似冰珠,然而带着浓浓笑意,入耳又甜又滑,直教人想要沉溺下去。
  我方要回头去看是谁,却听浣碧不咸不淡道:“滟贵人安好。”
  滟贵人穿着木兰青双绣缎裳,桂子绿齐胸瑞锦襦裙,一枚银丝盘曲而就的玲珑点翠草头虫镶珠银簪,十分素净淡雅。我见惯了她素日浓妆冷艳的姿态,乍然一见亦觉惊艳。然而心头一突,骤然想起旧事,不动声色推开她的手,道:“滟贵人也要离席了么?”
  她粲然一笑,露出洁白的贝齿分明,“今日是娘娘的好日子,娘娘都要让爱于贞贵嫔,嫔妾怎能这样没眼色。早早回去抱我的团绒歇息便了。”
  她说起“团绒”,我心下愈觉奇突,不由暗暗定神,笑道:“贵人的团绒极是可爱,不知长大了些没有?”
  滟贵人浅笑盈盈,“娘娘若有兴致,不如移步去嫔妾的绿霓居坐坐,只不知娘娘肯不肯赏脸?”她口中说笑,一双凤眼似一对黑曜宝石,暗暗流光溢彩,不胜妩媚。她停一停,道:“只是娘娘动辄无数人跟着,兴师动众,只怕把嫔妾的团绒给吓得不敢吭声了。——团绒最妙便是它的叫声呢!”
  我听她有意无意提起那夜之事,心下更不知她葫芦里卖什么药,索性笑道:“今晚夜色如醉,这样好的月色,不趁兴同游实在是辜负了。难得贵人有这样好的雅兴。”我转头吩咐小允子,“不许跟着来,本宫去滟贵人处坐坐。浣碧来扶我。”
  我向来言出必行,小允子他们自不敢相劝,浣碧素来不喜滟贵人,一径扶住我的手,三人依依前行。
  绿霓居偏僻,原是玄凌意欲滟贵人避开后宫诸人才择了此处。太液芙蓉未央柳,此时芙蓉花皆已凋尽了,惟余柳色曳地纷纷,凝住时光里最后一抹苍绿。柳色愈翠,愈觉秋凉伤感,可以想见来日枝条光秃的荒芜景象。
  皓月临空,浮光霭霭,行过水仙桥便到了芦雪榭,芦雪榭一带芦花正茂,在溶溶月下如雪如银。此处与绿霓居已经不远,周围寂寥无声,不见人影,朱缎镶着珍珠的云丝绣鞋踏在被露水洇湿的甬道上,连着裙裾碰触的声音,沙沙轻响。面前一角太液池水被月光投注下温柔的颜色,泛着清淡的波光,岸边堤芦花纷扬似大朵的雪花,看得我心底渐起凉意。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Snap Time:2018-12-11 15:01:18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