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钦钏阁主  一品千面妃最新章节  一品千面妃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一品千面妃最新章节230饿得吐泡泡(14-01-06)      229笨是福(14-01-04)      228破鞋(14-01-03)     

222而我不能

  九品文学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

清灵笑,眼底那本就不多的温度一点点散去,
  淡淡垂了垂眼,将手中的信丢在桌子上:“原來,这就是你这次大张声势举办百花宴的原因,”幽静的眸光望进凌云的眼底,“凌云,我想知道,你,真的,如天下人所传的那样,只享太平盛世,不逐雄霸天下么,我相信,以凌华国的实力,你的能力,你若真想要,一切,都不是沒有可能……”
  凌云看着清灵,温柔的笑着,听着她将心底的疑惑尽数问出,眼底的神色沒有一丝波动,只是淡淡问问了句:“那,在你心里,我该是怎样,”
  清灵目光微怔,
  她说不出,对面男人那略带询问的目光中,一闪而过的,是种什么样的情绪,
  只知道,她的心,在那一刻,忍不住狠狠疼了一下,
  “说说,四年的相处,还真想听听,你对我这个人的看法,”凌云眼底是不变的温柔,醇厚低沉的声音轻轻柔柔的说着,
  看似那么自然,那么不经意,
  沒有人看到,那龙袍宽大的衣袖下隐藏着的手已经紧握到什么程度,
  紧绷,坚硬,颤抖,
  清灵垂眉,移开对视的目光,沉默着,不知想了些什么,再次抬头,眼底已是平静的认真:“凌云,说实话,对于一个男人,这四年,我欠你的,不计其数……”
  “那对于一个皇帝呢,”
  凌云不避不闪的接着她话,问得直白,
  “对于一个皇帝……”清灵浅浅一笑,“帝王的心思,要是随便被谁都看得清猜得透,也就,不配再坐在这个位子上了,”
  凌云笑得苦涩:“原來,你真是这么想的……”
  淡淡一句话,这是他第一次在清灵面前露出惆怅的神色,
  清灵不语,她,的确是这么想的,
  她,不否认,
  话说至此,也无需否认,
  只是,心底莫名的闷疼,还是让她无法忽视,
  她已经混乱,
  对于面前这个男人,她究竟是将他置于何种位置,连她自己,都已分辨不清,
  脑海里,是三张纠缠得让她心慌的面容……
  似乎,对着这三张明明沒有丝毫瓜葛的容颜,她,却隐隐有一种相同的感觉,
  那感觉,是什么,她,抓不住……
  凌云温润的眸光从清灵脸上收回,视线在路过清灵搭在桌子边缘的手腕时,微微停顿了一下,
  清灵手腕上,那枚透亮的紫玉手镯,光亮莹润,
  凌云垂眸,灰暗的眼底闪过一抹伤痛,
  “你想想吧,神风的事,无论过不过问,你,都沒有错……”
  清灵挑眉,眼底淡淡的笑却带着刺眼的冷嘲:“是啊,我当然沒错,有皇上这位强国的一国之君做后盾,这天下,有谁,敢说我有错,连皇上都不怕背一个被美色所获的昏君罪名,我,又有何惧,”
  凌云僵硬着身子维持着脸上的温润淡然,可亲耳听着清灵说出这番话,淡然浅笑的眸光还是忍不住轻颤了一下,
  无言沉默,终究,成为彼此眼中的无言以对,
  凌云心底苦笑,
  也好,这,也是个不错的理由,
  宿命,已成定局,又何必多做解释,给她徒留悲伤,
  她,已经过的够苦够累了,
  能有这四年的相伴,让他有机会给她四年的安逸生活,他,已无比知足,
  上一生,是他的过错,才让她受了那么多本不该她受的苦,这一世,纵然是离去,他,也要尽他所能,给她铸造好一个安宁的世界,
  至于这一世,他在她心中的地位,他,已不想再去探寻,
  看着她那双强装坚强的九品文学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即可速进入本站,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

眼睛后不经意流露的疲惫,他又怎么忍心再在她心上附上一道枷锁,
  多年的多年后,就算她已忘了他是谁,忘了曾有一个叫凌云的男人在她生命中出现过,一心一意的守候过,但只要她安逸幸福,他这一世历经轮回之苦的追逐,便也算是有了一份圆满的回报……
  修长的手指不知不觉中已经抬到半空,本想再触碰一次那张深深印在他灵魂深处的绝美容颜,可终究,还是在中途顿住,
  光洁的手指微蜷,轻轻垂下,
  “清灵,回去一趟吧,”醇厚的嗓音沒有一丝情绪,
  清灵静静望着那一抹淡得几乎飘渺的笑意,看着那双隐隐染上迷离的眼,心底,蓦地闪过一抹慌乱,
  一个不好的预感毫无理头的窜过心头,
  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正在一点点离她远去……
  只是,还不等她将心底的这份惊慌失措抓住,看清,凌云的声音已经再次打断她的思路,
  “清灵,人生一世,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轰轰烈烈一场的机会,就算,轰轰烈烈后,留下的是一颗精疲力竭的心,但至少,比起那些庸庸碌碌就走完一生的人,你拥有过他们可望不可即的幸福……”
  凌云注视着清灵,淡淡一笑:“我知道你想说,如果有选择,你宁可选择庸庸碌碌一生,也不要那份别人眼中可望不可即的幸福,清灵,这,就是你唯一的弱点……”
  清灵蹙眉,眼底闪出冷厉,
  “吃一堑长一智沒有错,可有些东西,只有你真正参透了它,才能超脱它,超脱了它,你才能做到平静放下……逃避,麻木的逃避,不是百毒不侵,而是将百毒全存进了身体,一触即发,总有一天,会让你粉身碎骨……”
  “呵,”清灵一声冷笑,
  “皇上倒是参得透,可到如今怎么也是孜然一身呢,”
  凌云轻笑,眼底眉梢都是苦涩,长叹口气:“我……从不曾参透过,前世,今生,生生世世,都参不透,也不愿意参透……”
  他这样的回答倒是让清灵愣神了片刻,
  看着凌云明明温笑着,却凄凉得让人看着都心疼的模样,清灵只觉心底的某一处,像是开了一个口子,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点流逝,
  “去看看他吧,这一次,他,真的很不好,若真到他出了什么事的时候,全天下,最痛苦的人,莫过于你……”
  “开什么玩笑,我,”清灵冷嘲着辩解,可那双隐隐透着迷茫的眼睛已经沒有了对上凌云视线的勇气,就那样不安的闪烁着,
  凌云却显然是下定了决心要戳穿她心底的那道阻碍,炯炯的双眸一瞬不瞬的望进清灵眼底:“我沒有在开玩笑,清灵,你的心中,有他……”
  平静的一句话,让清灵的目光连闪烁的不能,
  “凌云,你太自以为是了,说得这么肯定,你凭的什么,就这个东西,”清灵冷笑着看凌云,举了举手腕上的那个紫玉镯子,反问,
  凌云不语,
  “呵,”清灵垂下手,“这个镯子,的确是他给我戴上的,戴到今日,不是我有多珍视它,只是,拿不下來而已……”
  凌云负手而立,挺拔的身躯在殿门口投进的正午的光晕中,却带着说不出的凄凉,就见他轻闭了闭眼,似是暗暗深吸了口气,才淡淡道:“我知道……这个镯子是个神物……”
  “神物,”清灵惊诧,
  凌云笑意苦涩:“宿命……这就是宿命……”
  清灵皱眉,嗤笑:“你也信这东西,”
  凌云从不介意清灵对他的任何情绪,只是淡声道:“这个镯子,还有一只,应该,是在白宸手中,”
  这个名字,立即让清灵垂下了眼,
  白宸,那个长
  

Snap Time:2018-12-14 13:02:20  ExecTime: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