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  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第九百八十五章早正君位(13-06-17)      第九百八十四章盛极之世(13-06-17)      第九百八十三章楚王摄政(13-05-07)     

第二十三章千户又如何

  呼……秦博士长吐了一口气,悠悠然地醒转,双眸微微张开,只感觉有人在不断挤压自己的胸口,接着有人惊喜地道:“先生醒了,醒了……”
  许多人拥簇过来,有人枕着秦博士的后脑将秦博士扶起,方才真是吓了所有人一跳,秦博士突然不省人事,众人之中又都不懂医术,好在柳乘风及时救治,否则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秦博士由人扶着席地坐起,与柳乘风四目相对,秦博士一头雾水,似乎在努力回忆方才发生了什么。
  “秦先生……是这位柳校尉救了你。”边上的一名监生低声道。
  秦博士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古怪了,深望了柳乘风一眼,挣扎着站起来,在众人的搀扶下躬身朝柳乘风行了个礼,道:“救命之恩,来日定涌泉相报。”
  诚心堂的气氛渐渐冷静下来,柳乘风道:“救命之恩当然要报,不过我有一句话不吐不快,诸位可愿意听吗?”
  所有人的面『色』开始变得古怪起来,不太适应这种转变。
  柳乘风看着他们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这些读书人一个个眼高于顶,让他们听自己一个校尉说话,他们的面子能搁不下吗?可是方才自己震慑住了他们,又救治了秦博士,于情于理,柳乘风这个小小的要求,他们也不好拒绝。
  也不管他们答不答应,柳乘风朗声道:“朝廷的事与本校尉无关,这朝中的忠『奸』,我也分不清楚。不过当下万国来朝,各国的藩臣使者齐聚京师,在这个节骨眼上,若是诸位去闹这一场固然是痛快淋漓,可是藩国们会怎么想?我大明德泽四方,才有了今日的四夷归心,若是让藩国们知道连我大明的学子都不顾礼法擅自聚众冲撞午门,岂不是平白让藩人们笑话?再者说当今皇上圣明,海内皆知,各国仰慕已久心向往之,可是国子监这么一闹,皇上的颜面又何在?只怕到时候诸位非但不能惩办『奸』臣,最后反而因此惹来天家滔天大怒,而误了自己的前程。依我看来,诸位要陈情也有自家的道理,大义既在国子监这一边,何不联名上书送至内阁,先请诸位阁老定夺之后再做打算?”
  柳乘风顿了一下,随即又道:“若是大家一定要一意孤行,那么本校尉还是方才那句话,要出这门,先从我身上踏过去,否则柳某人职责所在,谁也别想出去。”
  监生们都垂头不语,似乎都在考量柳乘风的话,想不到这个校尉居然能说出这么一番道理,也不由高看了他几分。更何况柳乘风的态度坚决,要出气,先和他拼了命再说,人家现在是秦博士的救命恩人,岂能恩将仇报?
  秦博士叹了口气,率先坐回原位,道:“笔墨纸砚呢,拿笔墨纸砚来,老夫要写奏疏,上呈内阁。”
  监生们听了他的话,纷纷扬起袖子道:“先生上书,便加我一个名字。”那个道:“学生也要具名。”
  另一边的柳乘风终于松了口气,一场危机已经解除,只要他们不出去闹,其余的事就和柳乘风没有关系了,他回过头去看老霍,老霍浑身已被冷汗湿透,整个袖管里都是干涸的血迹,柳乘风走过去,撕下了一片袖子给老霍包扎,老霍也撕下袖子来在柳乘风的指导下包扎柳乘风的手臂。
  “老兄,你砍我做什么?”老霍苦笑连连,平白被人砍了一刀,老霍肚子里还是有一些怨气的。
  柳乘风呵呵笑道:“若是不砍自己一刀,如何让这些监生冷静?又怎么让他们知道你我是敢拼命的?敢砍别人的未必是狠人,若是连自己都敢砍的,这才是真正的敢死之士,这个道理,你懂不懂?”
  老霍不忿道:“那为何先砍我。”
  “我试试痛不痛……”
  “……”
  秦博士已经拿出了纸笔,挥洒作书,监生们将他围得水泄不通,兴致高昂。正在这时候,一个国子监的胥吏却是飞跑过来,大声警告道:“不……不好了,好多锦衣校尉,把国子监围了,说是听到消息,要来弹压……”
  那胥吏的话还没说完,好不容易松弛下来的气氛霎时又变得无比紧张起来,有人高呼道:“朝廷鹰犬安敢如此,大家冲出去,和他们拼了,看他们能奈何?”
  有人这么一叫,已有不少人鼓噪起来,这些读书人素来吃软不吃硬,方才好不容易安抚下来,这时候听到锦衣卫大队人马来了,立即又变得愤慨起来。
  “草!”柳乘风忍不住心里大骂一句,虽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锦衣卫人马,可是现在出现得实在不是时候,自己做出的努力,随时有可能被这些家伙引发出更大的『乱』子,一旦这些学生激愤起来,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柳乘风连忙道:“诸位且先听我说,锦衣卫不会入国子监,我柳乘风以人头作保,你们在这里呆着,我出去与他们交涉。”
  事到如今,锦衣卫是绝不能带兵入国子监的,一旦如此,势必会干柴遇到烈火。
  柳乘风这时候已经做出了决定,无论如何,不管是谁都不能放进国子监来,他留下一句话,连忙让老霍守住门口,自己则提着染血的锦春刀飞快地出了诚心堂,往国子监仪门那边跑去。
  仪门外头,果然已有一队百人左右的人马屏息待命,数十匹健马暴躁的刨着青石地砖,校尉精神抖擞,杀气腾腾。
  打马带头的内西城锦衣千户刘中夏脸『色』如一泓秋水,只是眉宇之间闪『露』出稍许肃杀之气,一双眸子死死地打量着仪门,凝重地安抚着坐下的健马。
  刘中夏听到国子监闹事,也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什么时候不闹偏偏这个时候闹,到时候追究起来,他这千户只怕也担待不起。
  于是刘中夏连忙召集了一队校尉,马不停蹄地赶到国子监。
  刘中夏翻身下了马,看了国子监一眼,随即大喝一声,抽出腰间的长刀,朝身后的校尉大喝道:“本千户听说国子监中竟有『乱』党挑拨滋事,事情紧急,刘某人已经叫人给指挥使大人报备,现在诸位随我进去,一起去拿住领头的『乱』党,记住,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许妄动刀枪,只办贼首,其余不问。”
  众校尉一齐大喝一声:“遵命!”
  刘中夏振臂一挥:“冲进去!”
  “且慢!”柳乘风已是飞快地赶到了仪门,大口地喘着粗气,快步到刘中夏面前,道:“千户大人,监生们已经安抚住了,请千户大人立即撤回军马,以免刺激了学生。”
  校尉们正要冲进去,却看到一个‘自己人’突然冲出来,不禁驻足朝柳乘风看过去。
  刘中夏打量柳乘风一眼,冷笑一声,心中已是火冒三丈,这个家伙顶替了自己侄儿的缺不说,现在居然还敢当着众人的面反驳自己,凭他一个小校尉也能安抚住局面?简直就是笑话。
  刘中夏怒道:“让开,本千户的事,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柳乘风心里也来了火,方才他已答应决不让锦衣卫进来,岂能食言而肥?正『色』道:“千户大人若是擅自带兵入了国子监,若是闹出了什么后果,千户大人吃罪得起吗?”
  一个小小校尉居然敢这样和刘中夏说话,刘中夏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气极反笑,道:“本千户吃不吃得起罪也是你能问的?小小校尉竟敢冲撞千户,来人,将这不识相的东西拿下!”
  ;
  

Snap Time:2019-02-18 22:19:34  ExecTime:0.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