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  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第九百八十五章早正君位(13-06-17)      第九百八十四章盛极之世(13-06-17)      第九百八十三章楚王摄政(13-05-07)     

第九百七十一章给你一个惊天动地

  
  几日之后,朝廷又有了消息传到北通州,这一次同样是杨廷和去而复返,他回到了京师觐见了太后,提出了朱佑阮的几个‘要求’,而张太后此时也是骑虎难下,好不容易招来个摄政王,原以为暂时就能把时局稳住,谁知这安陆王不太识好歹,居然玩起坐地起价的游戏。
  可是这时候不答应也不成,全天下都知道安陆王要来了,都知道摄政王要主持大局,现在人在北通州耗下去终究不是这么回事。再加上杨廷和再三说服,张太后才勉强同意。
  这个同意……不但勉强,还带着不喜。人还没到,就已经这个样子了,若是到了京师,将来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只是张太后毕竟是女人,她的内心深处依然谨记着先帝,先帝是怎么做事的,她有样的去学,遇到这种事,先帝会去垂询大臣,重视大臣们的意见,而大臣们一致同意,张太后一时也挑不出毛病来。
  东宫就东宫,大明门就大明门吧,他终究是摄政王,是该给点礼遇。
  杨廷和又一次谒见到了朱佑阮,朱佑阮听说张太后全盘接受,顿时大喜。
  从前他只是个不起眼的藩王,莫说是宫里的人,便是满朝的文武未必都会多看他一眼,可是现在不同了,现在他成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这种感觉,让朱佑阮很是惬意。
  不过……
  朱佑阮仍然有些不高兴,他这一次虽然更加热情的和杨廷和的寒暄,等到时候差不多了,便冷声道:“本王听说,楚王对这件事抵触很大,甚至还放言,本王不过是个藩王,居住东宫,进出大明门是大逆不道?”
  杨廷和道:“是,楚王是极力反对的。”
  朱佑阮冷哼一声。道:“这倒是奇了,本王姓朱,他一个姓柳的外人,居然也敢大言不惭,这个人。果然是居心不轨。你等着瞧吧,等本王到了京师,自然有他好看。”
  杨廷和默不作声,对于朱佑阮的狠话。他是早有预料,想想看,安陆王以摄政王的身份理政,也即是说,从此之后他将成为大明一个新的统治者。只不过他这摄政王比起皇帝少了一些名正言顺罢了,这个时候要树立威信,要让别人对自己言听计从,若是不来一个下马威,又怎么可能?
  既然是下马威,也不能随意的施展,地位太低的人显然不够资格,非但不能起到效果说不定还会被人笑话。可也不能误伤到自己人,既然如此。楚王不是正合适吗?他一个藩王留在京师做什么?而且他还是皇上的死忠,天天打着皇帝的招牌恶心自己,不收拾他收拾谁?
  朱佑阮是做了完全准备的,一方面,他在宫里安插了自己人。搞掉了张永,换上了自己的家奴,虽然这人未必能控制住厂卫,却能控制住宫中就足够了。至于京师。有三大营和勤王的大军,自己又是国姓正统。他柳乘风又能奈何?
  朱佑阮决定动身了,其实他驻留在这里,只不过讨价还价,可是他的心思,早就飞到了北京城里,他将在那里开始一个崭新的人生,若是不出意外,他将效仿自己的父皇和皇兄,成为这婀娜江山的主宰。
  朱佑阮启程了……走向他荣耀的顶点。
  抵达京师的时候,已经是次日的正午,太后也确实给了他面子,或者说是朝廷给了他极大的面子,以李东阳为首的文武百官一齐前来接驾,一队队骁骑营护在两翼,很是壮观。
  朱佑阮穿着蟒服,亲自去搀扶给自己下拜的李东阳,语气温和的勉励几句,随即遥望向紫禁城,喉结不禁鼓动,双肩微微颤抖。
  ………………………………………………………………………………………………………………………………………………………………
  楚王府。
  张永跪在柳乘风的脚下,满是委屈。
  前日的时候,张太后对朱佑阮做出了妥协,而妥协的结果就是他办事不利的罪名直接滚蛋。好不容易混到这个地步,说滚蛋就滚蛋,张永自然是满腹的委屈。
  他来,是道别的。
  待会儿他就要走了,前去孝陵,为先帝守陵。
  “殿下珍重。”张永给柳乘风磕了个头,悲从心起,万念俱焚。
  胳膊还是拗不过大腿,人家指了名让自己滚蛋,便是楚王也护不住他。
  不过这一句珍重,却别有一番意味,既是告别的套话,又何尝不是警示。
  张永是柳乘风的人,现在全天下的而你都知道,今日是张永,明日还指不定是谁了。
  柳乘风坐着不动,看着张永微颤颤的起来,脸色铁青。
  坐在附近的还有几个柳乘风的心腹,有新军的钱芳,锦衣卫的陈泓宇,内阁的焦芳,以及一些重要的骨干份子。
  大家满是悲愤,唯有焦芳脸色如常。
  这一次朝中的官员多数都去迎接朱佑阮,可是焦芳却没有动身,反正他已经是铁杆的柳党,就算动了身,人家也不会看上自己,在这一点上焦芳是很聪明的,不到万不得已时,他绝不会朝三暮四,朝三暮四的人不会有好下场。
  所以他趁着这功夫,立即就赶来了这里。
  “殿下。”焦芳捻着胡须道:“摄政王这么做,分明是冲着殿下来的,若是殿下一点举动都没有,难免被人看轻。依老夫看那摄政王是想给殿下一个下马威,张永若是被放去了孝陵,往后这下头的人难免会心存摇摆之心,殿下何不如立即入宫觐见太后,无论如何也请太后收回成命,只要保住了张永,摄政王想要拿捏殿下,只怕不容易。”
  他顿了顿又道:“更何况内厂掌印太监之职干系重大,落在摄政王的手里,对殿下大大不利啊。”
  柳乘风一动不动,目光落在张永身上,道:“张公公怎么说?”
  张永道:“奴婢自然是希望留在京师,只是……”
  陈泓宇怒道:“不过是仗着姓朱而已,就以为可以拿捏厂卫吗?他现在拿下了张永,接下来就是锦衣卫了,殿下,焦大人说的对,咱们必须反击。”
  柳乘风微微一笑:“反击,拿什么反击?他是宗室摄政,又有太后的懿旨,要反击,谈何容易。”
  陈泓宇一时语塞,随即懊恼的道:“实在不成,那就让锦衣卫抓一些人,看他如何。”
  这是最蠢的办法,如今已经落于下乘了,柳乘风摇头。
  钱芳道:“新军这边,也有疑虑。种种迹象看,摄政王一旦站稳了脚跟,只怕就要清洗了,殿下,这摄政王让勤王的军马入京,其实就可以看出端倪出来,这分明是不信任新军,提防着殿下啊。”
  在座众人纷纷点头,这可以算是他们遇到的最大的一次危机,他们的对手甚至比刘瑾更加强大,因为这个人代表着摄政大权,代表着名分。
  柳乘风吁了口气,道:“你们啊,就是受不了委屈,都是本王平时太纵容你们了,现在有点委屈,就像了不得了一样。安陆王确实是针对本王没有错,也确实是提防本王更没有错,可是他是摄政,本王只是藩王,又能如何?戒急用忍嘛。至于张永,只怕暂时要委屈一些,至于诸位,这些时日也要谨慎,切莫让人挑出什么毛病出来,这……毕竟还是大明的天下啊。”
  钱芳皱起眉,柳乘风的意思太明确了,隐忍虽然是办法,可是这么下去却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毕竟楚王身边真正死心塌地的都是骨干,至于其他人都是附庸,一旦柳乘风不肯出面,一味的隐忍,让那摄政王随意来收拾张永,下头的人会怎么想?他心里咯噔一下,莫非楚王是打算回到自己藩地了?若是他回藩地,大家在这京师就真的是左右不靠,任由那摄政王处置了。
  其实不只是焦芳担心,在座的所有人都在担心这个,因此大家都不吭声,脸色阴沉。
  柳乘风皱眉,道:“怎么都不说话,觉得本王的话说的不好?又或者是不服气?”
  陈泓宇不禁道:“卑下有些不服,不是卑下有意顶撞,只是弟兄们跟着殿下,如今全仗着殿下的庇护,都有今日,殿下一声令下,弟兄们上刀山下火海也没什么话说,可是一味隐忍,卑下却以为未免让人寒心,殿下,不能忍哪。”
  柳乘风瞪了陈泓宇一眼,随即又冷冷的看向众人:“你们和陈泓宇也是一样想的?”
  众人纷纷点头,道:“实不相瞒,陈大人说的也有道理。”
  柳乘风叹了口气,道:“你们何故要逼本王呢?”
  众人又不吭声了。
  柳乘风站了起来,手撑着桌几,慢悠悠的道:“走到这一步,你们的难处本王能体会,既然如此,那么索性就不忍了吧,你们想要惊天动地,那么本王就给你们一个惊天动地。”
  ………………………………………………………………………………
  第一章送到。
  

Snap Time:2018-11-21 21:42:05  ExecTime: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