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  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第九百八十五章早正君位(13-06-17)      第九百八十四章盛极之世(13-06-17)      第九百八十三章楚王摄政(13-05-07)     

第二百一十八章打死

  第二百一十八章:打死
  北通州容纳了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消息传得也快,东厂档头与锦衣卫新任千户赴任的事一夜之间就传了出去。&*.《绿色小说网》.最快更新**
  那东厂且不说,至于这锦衣卫千户却让人透着好奇,毕竟前头已经死了三个千户,谁都知道,来这北通州任千户和往鬼门关里走一遭并无什么不同。
  于是不少好事者开始打听起来,这北通州流动的商贾多,京城距离这儿也近,一下子,柳乘风的底细便被人摸清楚了。
  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才知道这个家伙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京师虽只是个百户,却也是个威风八面的人物,据说这人是个屠夫,手里头不知有多少条人命。
  看来朝廷是打算用他来整肃北通州千户所亲军了。
  这消息传得很广,各种柳乘风的段子一夜之间传扬得到处都是,不过也有不屑的人,就比如千户所的司吏马芳,马芳算是北通州的地头蛇,在千户所里做司吏做了足足十几年,可以说千户所里的千户走马换灯似地来来走走,可是马芳却一直留在千户所,因此这千户所上下谁都知道,要和北通州亲军打交道,就得先和这位马司吏先有交情。
  此前千户接二连三的被刺,马芳心里也害怕,毕竟谁都知道他是千户所的头面人物,若是那些乱党行刺到他头上,自个儿岂不是死得冤枉?因此自从第三任千户被刺之后,马芳便藏匿了起来,足不出户,索性连千户所都不去了。
  马司吏不到,其他的书吏自然也不愿去,毕竟谁也不知乱党的下一个目标是谁,因此每天在书吏房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书吏不来,就没人点卯,没人点卯,大家自然是树倒猕猴散,谁还肯再冒这个风险?
  现在新来的千户大人上任已经叫人知会,让大家卯时去点到,千户大人有话要说。
  马芳在自家的宅子里却是嗤之以鼻。
  柳乘风又如何?屠夫又如何?这儿是什么地方?这儿是北通州!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一个千户刚刚到了北通州,就这般颐指气使,真是蠢不可及。
  再者说了,现在这风口浪尖上,突然弄出这么大的动作,还生怕别人不知道?新任的千户大人到任了也一样,这姓柳的难道就不怕死?不怕被刺客刺杀?
  马芳一时拿不定主意,到底明儿清早去不去千户所一趟?沉吟了良久,他才对前来报信的张振道:“既然千户大人相召,怎么说也得去一趟,好吧,我会去。”
  说罢又斜眼看了张振一眼,冷笑道:“张振,千户大人似乎很倚赖你嘛,看来你这书吏要飞黄腾达了。(百度搜索《绿色小说网》,观看本书最新更新)”
  张振吓得脸都变了,连忙道:“马司吏言重了。”
  “去吧,没有怪罪你的意思。”马芳挥挥手,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等张振继续去通知其他人,马芳坐在自家的花厅里双目阖起,嘴角发出冷笑,慢悠悠地道:“这倒是奇了,这个柳乘风到底在玩什么玄虚?东厂那边也新来了档头,瞧瞧人家,做起事来遮遮掩掩的,反倒是咱们这个新来的千户如此大张旗鼓,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他难道还嫌千户的风头出得不够吗?”
  马芳想了想,随即撇撇嘴,哂然一笑,也不再多想了。
  到了第二日,卯时的时候马芳还没醒来,家里一个下人来叫他,马芳昏沉沉地起来,才问到了什么时辰,睡在边上的婆娘回答道:“卯时都要过了,不是说今个儿卯时要去千户所一趟吗?去得迟了,只怕你那新来的上司要责怪的。”
  马芳只是笑了笑,道:“你这婆娘,忒也多嘴了一些,男人的事,你胡扯什么?”说罢起榻洗漱一番,换了一身衣衫,懒洋洋地坐车出门。
  到了千户所这边,千户所居然焕然一新,许多校尉正懒洋洋地在外头,一时拥堵住了街道,张振和王韬二人则是拿着花名册一个个点卯,在人群中急得团团转。
  马芳到的时候,不少校尉都笑嘻嘻地给马芳拱手作揖,有人道:“马司吏也来了……”也有人道:“马司吏好久不见。”
  马司吏只是含笑朝他们点头,人群自觉地让出一条道路来,马司吏倒也不谦让,直接穿过众人进入直房。直房里,七八个百户分别站在两侧,柳乘风正在说着什么,不过这些百户大多是老油条,也没有把柳乘风当一回事。
  倒不是大家不尊重柳乘风的权威,整个锦衣卫所里等级分明,轻视上官可是要受家法的,只是谁都知道,这个柳乘风未必能活多久,这样的千户又何必理会太多?谁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死?
  见马司吏姗姗来迟,柳乘风的脸色拉下来,随即道:“你是何人?为何来得这么迟?”
  马司吏给柳乘风作了个揖,慢吞吞地道:“大人,卑下忝为北通州千户所司吏,今日起得迟了,请大人勿怪。”
  其他的百户见了马司吏,纷纷给马司吏使眼色,大家平时一起相处得久,都有几分交情,所以比起柳乘风这个上官来,马司吏显然更有威望。
  柳乘风冷冷一笑,道:“站到一边去,听本官训话。”
  马司吏的脸部肌肉不由地抽搐了一下,心里发出冷笑,忍不住想:“这个千户大人好大的架子。”
  只见柳乘风用手指头将案牍磕得咚咚作响,厉声道:“现在北通州这边不但指挥使大人在关注,便是皇上也在时刻关注,天子亲军是什么?天子亲军乃是陛下最信重的军马,我等身负皇命,督察四方,可是现在呢?现在在北通州连续三个千户被刺,可见乱党猖獗到了何等的地步……”
  柳乘风说得大义凛然,马司吏站在一边绷着个脸忍俊不禁,这个柳千户说这么多无用的东西有什么用?什么身负皇恩,什么督察四方,这种话在从前说一说还好,现在拿来说,真是可笑。他这般高调行事,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正在马司吏差点没有绷住要笑出来的当口,柳乘风的眼眸凌厉地在马司吏的脸上扫视了一眼,继续道:“揪出乱党已经刻不容缓,实话和你们说,陛下命我为北通州千户,就是来抓乱党的,本官自到了北通州便与乱党不共戴天。诸位身为锦衣卫亲军再不能像从前那样懒散。今日本官约法三章,凡有点卯不到者,革退;凡有巡街时偷懒的,革退;凡有抗命的,杀无赦。今日本官把丑话丢在这里,谁若是想看看本官的手段,就尽管来试一试!”
  柳乘风的目光在直房中逡巡,这些个百户已经有点儿吓住了,可是当柳乘风的目光落在马司吏身上时,马芳的脸上却带着一股子似笑非笑,柳乘风冷冷一笑,继续道:“还有一件事,就是今日本官命大家来千户所点卯,按时来点卯的人竟只有四百余人,其余的要嘛迟到,要嘛根本没有来,这些没来的,把他们从花名册里剔除出去,他们不愿意吃这碗饭,本官也不强留。”
  听了这话,不少百户的脸色有异了,且不说这里面就有平日关系比较好的兄弟今日没有来,就说这十个百户就缺了三个,难道把三个百户也辞退?如此一来,这卫所岂不是要乱套?
  一个百户道:“大人,这样不太妥当吧,昨日传消息的时候也没说不来的要革退,或许有人身体不适也是未必,大人又何必这般计较?”
  其余人亦纷纷道:“就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大人……”
  更有几个百户的眼睛落在马司吏身上,马司吏站出来,道:“大人要揪出乱党,此时正是用人之际,只因为一次点卯没到,就这样一惊一乍,这卫所上下,只怕会有兄弟心怀怨恨。”
  这句话看上去是在劝说,可是威胁的意思也很明显,你革退来看看,谁也不是省油的灯,到时候惹得天怒人怨,看你如何下台。
  柳乘风冷笑,眯着眼睛端详着马芳,道:“马司吏是不是?正好,本官也要和你算算账。你身为司吏,据说这半个多月,你从来没有在这卫所里走过一遭,以至于千户所上下的人有样学样都不来点卯,都不来当值,这一次本官召集大家点卯,你却延误了一个多时辰,马司吏,你好大的架子呀。”
  马芳的脸色一变,随即道:“大人莫非连学生也要革退?”
  马芳这才发现了柳乘风的意图,这个家伙要收拾的不只是那些没来点卯的百户和校尉,只怕连他这个司吏也想一块儿收拾了。
  柳乘风抚着案牍,慢悠悠地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咱们锦衣卫这么多年来一向是家法森严,原本千户殉职,你身为司吏的就该暂领千户所,安抚人心,可是你非但没有如此做,反而成日不见踪影,以至于千户所上下人心思动。原本,这倒也罢了,本官道你是个昏聩之人,当不得什么大事,至多只能治你一个无能之罪,可是本官叫人来点卯,你却耽误了一个多时辰,马芳……”柳乘风在大喝一声的同时,狠狠地拍了拍案牍,怒斥道:“你的眼里还有没有锦衣卫的家法?还有没有我这个千户?你好歹也是读过几本书的人,难道没有听说过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这句话吗?革退?哪里有这么简单?你就是现在想丢了这差事,却也已经迟了,来人!”
  柳乘风一声大喝,陈泓宇等人二话不说,立即按住了绣春刀,杀气腾腾。
  值房里的百户个个大惊失色,纷纷道:“大人,马司吏平素尽心竭力……”
  “大人……”
  众人都要苦劝,马芳却笑了,柳乘风这个戏码,他见得多了,无非是先来一个棒子,再等大家苦劝寻个台阶而已,无非是想借自己树立威信,自己是千户所中的地头蛇,十个百户就有七八个与他交好,他深信,柳乘风是绝对不敢动自己的。
  柳乘风沉默了片刻,没有理会这些百户的劝说,狠狠地磕着案牍,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道:“拿下,打死!”
  “柳乘风……你敢!”
  马芳的脸色已经骤变,打死……他一个千户,有什么权利可以给自己行家法?就算是要对自己动手,那也是南镇府司的事,也是指挥使大人、同知大人、佥事大人的事,这个柳乘风,简直是疯子!
  柳乘风朝马芳森然一笑,道:“你说本官不敢?本官今日就做给你看,陈泓宇,动手!”
  …………………………………………………………………………………………………………………………
  今天提早更新,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终于码完了,松了口气,吃饭去也。
  

Snap Time:2019-02-18 23:17:01  ExecTime:0.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