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  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第九百八十五章早正君位(13-06-17)      第九百八十四章盛极之世(13-06-17)      第九百八十三章楚王摄政(13-05-07)     

第四百六十五章上高王很受伤

  朱宸濠避重就轻,还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倒很有演戏的天赋。
  柳乘风看着这个家伙的表演,淡淡道:“是吗?”
  朱宸濠连忙道:“正是。”
  柳乘风微微一笑,注视着朱宸濠,道:“既然如此,那王爷可敢立誓?”
  这一下就有点儿不按规矩出牌了,本来前几次问话都还蛮规矩,可是这一下子就露出了他的本性。
  朱宸濠心里打了个突突,此时他勉强站住了阵脚,心里已经平静了一些,不过柳乘风素来诡计多端,他自然要小心应对,今日落在这柳乘风的手里,肯定是不能轻易罢休的,需小心提防才是。
  柳乘风笑道:“若是上高王殿下心中无鬼,那发一个誓言就说这事儿若是和上高王有关,则宁王屁股生疮,不得好死,如何?”
  这一招倒是够毒的。
  朱宸濠的脸色一变,这是逼着他当着所有人的面骂自己的爹了,他咬了咬牙,道:“柳乘风,你不要欺人太甚!”
  柳乘风也变得咄咄逼人了,冷笑道:“就是欺你又如何?实话和你说,你现在牵涉的是谋逆大罪,生死都在本侯的一念之间,到了现在,你还敢冲撞本侯,来人……”
  朱宸濠吓得脸色苍白,道:“本王并没有冲撞侯爷的意思,只是……”
  柳乘风冷笑道:“你心里没鬼,为何不敢发誓?”
  朱宸濠狠狠地看了柳乘风一眼,此时也是无可奈何,按理说,若是心里没鬼,发一个誓也没什么。可现在这个柳乘风咄咄逼人,偏偏他心里又有鬼。这个誓若是不发,似乎又不能蒙混过关,左思右想,咬牙道:“本王堂堂正正又怕个什么,好,那就发誓。”
  他举起手,当真发起誓来。古人重义,对誓言很是重视,毕竟这个时代是没有法律约束的年代,甚至不少的交易凭的都是口头许诺来完成。因此一个人的信用被看得格外的重要。朱宸濠发下这么个誓言,也确实不容易。
  柳乘风不由笑了,语气变得温和起来,道:“既然王爷已经立誓,想必也是本侯当真冤枉了王爷。王爷,方才有得罪的地方,请多见谅。”
  朱宸濠不由吁了口气,看来这个柳乘风是当真不打算追究了,随即又想,父王早就猜测朝廷眼下也在做平叛的准备,或许现在当真不敢对自己动手,就算他们怀疑本王弑君,多半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此看来,本王似乎也不必怕什么。
  他心里想着,脸上竟浮出一些懊悔,早知如此,这誓言不发也可,柳乘风又能如何奈何自己?
  不过能顺利过关就好。只要能保住性命,一个誓言又算什么?等这事儿一过,就得赶紧离京,回到江西之后才算真正的安全。
  他本想向柳乘风冷哼一声,随即便走。谁知柳乘风却是笑呵呵地对一边记录的吏道:“方才上高王的誓言可记好了吗?”
  吏道:“启禀侯爷,一字不差。”
  柳乘风道:“好生保管,皇上说了,上高王弑君一案,关系重大,要做到公正公开,这些笔录可是要登入邸报的,便是学而报,说不准也会刊载一下。”
  朱宸濠的脸色顿时白了。
  这……
  公开自己的誓言,这意味着什么?等到将来他当真扯旗造反,到时候全天下人只怕都会想到这一次弑君案与他有关,到时候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这还是次要的,最紧要的是,这邸报若是传到了自己父王的手里,父王又会怎么想?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而把自己父王拉扯进来,什么不得好死,什么屁股生疮,这可是大大的不孝,无信不孝之人,这又意味着什么?
  柳乘风淡淡地道:“上高王,这案子已经审完了,恭喜上高王洗清了自己的冤屈。”
  朱宸濠不由愤怒了,握紧了拳头,反正案子审完了,他还是郡王,也不怕柳乘风再冤枉他,恶狠狠地道:“柳乘风,咱们走着瞧。”
  柳乘风豁然站起来,道:“王爷既然对本侯有意见,那也就不必等下次了,方才公事已经完了,可是本侯在私下里还有一笔帐要和王爷算一算。”
  朱宸濠大惑不解。
  柳乘风却已经从公案后走下来,不怀好意地看着朱宸濠,淡淡地道:“在柳某人的家乡,若是两个人有争执,无论双方地位如何都可以以决斗来解决,王爷虽是天潢贵胄,可是英武不凡,想必也不是怕事之人,今日,咱们索性在这里斗一斗。”
  朱宸濠不禁退后了一步,决斗……这可不是他擅长的事,他可是王爷,一辈子衣食无忧,便是穿衣都有人伺候着,哪里有什么力气?
  反观柳乘风,别看他并不强壮,可毕竟是做事的人,朱宸濠岂是他的对手?
  朱宸濠不由大叫道:“柳乘风,你疯了吗?”
  柳乘风却是笑了,道:“王爷说本侯疯了,看来是王爷接受了本侯的请求,这是挑衅本侯了。”
  柳乘风二话不说,已经冲了过去。
  朱宸濠手忙脚乱地往前乱伸,很快便和柳乘风撞在了一起,他还要大叫,一个拳头已经狠狠地砸在他的鼻梁上,这一下子把朱宸濠打懵了,也把他的一腔怒火打了出来。
  他是谁?他可是高高在上的郡王,宁王的继承人!而柳乘风更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今日这个姓柳的居然敢欺到自己的头上,自己难道还怕他不成?
  两个人都如猎豹一样厮打在了一起,只是这厮打几乎是一边倒,朱佑樘莫说是打架,就是用腿走路也没有过几次,出入都是轿子和车马,这样的人能打吗?柳乘风屡屡出拳,把他打的七荤八素,整个人已经酿跄要倒了。
  不过他嘴巴却是硬得很,不断大骂:“柳乘风,你这狗贼……”
  他说到一半,脸上露出骇然之色,柳乘风的膝盖已经毫不犹豫地朝他胯下狠狠撞来;随即是一声凄厉的大吼,那膝盖狠狠地顶在了他最柔软的地方,朱佑樘疼的脸色发白,随即便一下子晕倒了过去。
  “完胜。”柳乘风拍拍手,随即漫不经心地用身子背过那些目瞪口呆的校尉,道:“还不抬上高王就医,都愣在这里做什么?一点儿规矩都没有。”
  而此刻,吏在一旁运笔如飞,将事情的经过记载下来:“上高王曰:“柳乘风疯矣”。廉州侯怒,二人厮打,各有所伤……”
  柳乘风确实是受伤了,他坐着马车回到侯府,温晨曦和朱月洛二人看到他脸上的抓痕,皆是大惊失色,温晨曦急得要去叫大夫,柳乘风摇摇头,道:“不过是被狗抓了一下而已,不妨事,自己上点药就好了,叫大夫做什么?”
  朱月洛心细,不由道:“瞧这抓痕,倒不像是恶狗作为,况且就算遇到了恶狗,最多抓伤了腿脚、手臂,怎么会抓到脸上?”
  柳乘风却不由地笑了,苦笑道:“为夫这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明日这个时候,多半皇上会召我入宫,到时候若是来了人,就说我现在受了伤,不敢去见天颜,若是宫里再来使者,我再去。是了,明日进宫的时候,月洛随我一起去,你去皇后娘娘那边问一下皇后娘娘有没有兴致出宫走动一下,就说我有大礼要献给娘娘。”
  朱月洛不禁道:“让母后出宫走动?这可是大事,宫里未必会肯。”
  柳乘风道:“你就说五马街就是,娘娘肯定会移驾的。是了,到时候你们一起去给娘娘作陪,我现在先去洗个澡,待会儿再来和你们说话。”
  …………………………………………………………………………………………
  四海商行里,这京师里的名医纷纷被请了去,可是那些大夫出来的时候却都不禁摇头,整个商行里头乱作了一团,后来竟是连太医也惊动了,一个个匆匆来会诊,一直忙到深更半夜,这些人却还留在院子里,仍旧是摇头叹息。
  月色下,刘养正的脸色如这夜色一样带着几分恐怖的气息,他匆匆地到了院子里,见到这些太医,不由道:“怎么,当真束手无策吗?”
  “下手太狠了,只怕……”
  众太医纷纷摇头。
  刘养正的眼眸中掠过一丝冷意,这一次他奉命陪世子来京师,谁知道会遇到这种事,现在回去怎么向宁王交代?沉默良久,他还是道:“来人,给每个太医封一百两银子,诸位太医也是辛苦,虽说病没有治好,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是丑话说到前头,上高王殿下的病情若是有人敢传出去,到时候也别怪宁王府这边不客气。”
  这些太医多是给贵人们看病的,贵人们有些难言之隐怎么会不知道?因此他们也懂规矩,知道有些话该说,有些话是万万不该说的,纷纷道:“先生放心,这种事岂敢出去胡说。”
  ………………………………………………………………………
  第二章送到。(未完待续。。)
  

Snap Time:2019-02-18 23:00:26  ExecTime: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