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  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第九百八十五章早正君位(13-06-17)      第九百八十四章盛极之世(13-06-17)      第九百八十三章楚王摄政(13-05-07)     

第八百六十章三道圣旨

  
  朱佑樘话说到这里,已是气喘吁吁,他虚抬起手,慢慢道:“朕为政多年,这些年来,国库丰盈,军备也渐渐充实,百姓们安居乐业,这是善政。”
  “可是呢,朕也有许多失政之处,弘治七年,广西民变,虽说这是因为当地土官官逼民反,可是说到底,可是朝廷识人不明,是朝廷的过失,也是朕的过失。弘治九年的时候,淮河大患,沿岸十几县受害,也是因为朝廷赈济不及时,以至生灵涂炭,这……”
  朱佑樘语气显得很是平淡,继续道:“这也是朕的过失,这些过失,哪一次不是伤亡数百数千,朕有大过啊。朝廷清明,天下太平是诸公的功劳,为政有失是朕的过错,朕有大过,就必须罪己,来人,把那份旨意先念出来。”
  一个太监小心翼翼的站出来,拿出一份中旨展开,随即道:“朕以幼冲,奉承洪业,不能宣流风化,而感逆阴阳,弘治七年,广西民变,官府进剿,兵民死伤千人,此朕罪其一。弘治九年,淮水破堤,百姓饥荒,更相啖食,此朕之罪二也。弘治十五年,宁王反,江西动荡,祸及者不计其数,宁王心怀不轨,朕竟不能察,以至生灵涂炭,此朕之罪三。此三罪祸及者不计其数,朕德不类,不能上全三光之明,下遂群生永怀悼叹,若附渊水。咎在朕助不逮,朕甚愧之……”
  众人听了,哪里还坐得住。纷纷从座椅上起来,道:“君辱臣死,陛下罪己,臣等万死莫赎。”
  朱佑樘神色越来越疲惫,慢吞吞的道:“和你们无干,这是朕的过失,朕有失德之处。因此才有上天警示,才至下罚无辜百姓,是朕误了他们。这是朕的过失。”
  “朕有功也有过,功过不能相抵,因此朕的丧事一切从简。不可奢靡无度,朕此去心中总是放心不下,皇后乃妇人,太子又尚属幼冲,还需诸公竭力辅佐,以事朕之心事太子,诸公可愿受朕之所托吗?”
  刘健老泪纵横,率先道:“老臣敢不竭力用命。”
  李东阳和谢迁道:“微臣接旨。”
  其余人也纷纷点头。
  朱佑樘才恋恋不舍的看着朱厚照,一字一句的道:“那么,太子朱厚照。你跪下来,接旨意吧。”
  朱厚照呜咽抽搐着拜倒在地,哽咽的道:“儿臣接旨。”
  方才那宣旨的太监又拿出一份圣旨来,朗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先皇骤崩。归于五行,朕承皇天之眷命,列圣之洪休,奉大行皇帝之遗命,属以伦序,入奉宗祧。朕享国十五年。政有得失,而今亦见崩兆,行将就木,于弘治十五年十二月十六颁诏,曰:太子朱厚照虽以幼冲,且恭且顺,为人纯孝,深肖朕躬,必能克继大统,扬祖宗宏,敕继朕登基,即皇帝位,即遵舆制度,持服二十七日,释服布告中外,咸使闻之,钦此。”
  太监将圣旨的颁布时间念完,随即拜倒在地,双手将圣旨高高拱起,等候朱厚照接旨。
  可惜这时候朱厚照已经泣不成声,趴在地上哭的死去活来,哪里还顾得上这个,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觉得有些不妙,这是传位的诏书,按理太子必要速接的,圣旨到手,太子殿下便是名正言顺的皇帝了,可是太子这个样子,似乎大为不妥,于是刘健不禁咳嗽一声,道:“殿下节哀。”
  朱厚照此时再也忍不住,只顾的大哭,眼泪流了一地,哪里听得见什么。
  柳乘风见不是办法,连忙站起来,去将朱厚照扶起,道:“殿下请接旨意。”
  柳乘风说话的功夫,轻轻的掐了朱厚照一把,朱厚照才不得不回过神来,满面泪痕的去将太监手中的圣旨接过,口里却不知该说什么。
  原本这个时候,太子应当说儿臣接旨意,儿臣必如何如何之类,可是太子不吭声,柳乘风于是忙道:“太子接旨意了,殿下纯孝,必能承大统,归心四海,吾皇万岁,殿下千岁。”
  他这一喊,众人只能跟着喊,大家都知道这么做有点坏了规矩,可是现在柳乘风找了个台阶,这个节骨眼上也不是计较的时候,所以索性借坡下驴。
  躺在榻上的朱佑樘凝视着朱厚照,勉强笑了笑,道:“太子好好用命吧,不要愧对祖宗,不要愧对朕。”
  他沉默良久,又道:“朕封楚国,可是楚地非蛮荒之地,其民亦是我大明百姓,楚王更是宗室近亲,楚王也听旨吧。”
  柳乘风呆了一下,此时也不知如何是好,皇上这个样子,临末了居然还有第三道旨意,他此时心里本来就阴郁,可是长久以来已经养成了、不被情绪影响自己的克制,连忙道:“儿臣接旨。”
  那太监拿出第三份诏书:“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楚王柳乘风亦宗室亲近,侍奉朕虽短促六年,劳苦功高,克己守礼,乃朕只腹心也。楚地虽远,然其国王亲近于朕,朕思虑再三,敕其为楚亲王,楚亦为大明血脉一体之国,楚之兵戈事,亦大明兵戈事,命柳乘风世镇南藩,永葆大明南疆,南洋诸国军政,皆归其国署理,不得有误。”
  这份诏书,实在是打了所有人措手不及,因为在此之前,所有人只是以为皇上只会有一道诏138看书网几乎所有人都能猜度出内容,无非是传位而已。
  可是一开始先是颁了一道罪己诏,其后又是一道针对楚国的诏书,实在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诏书里的内容其实很简单,无非是给了楚国一个身份,即血脉一体之国,这名字看上去似乎玄乎,其实里头的玄机却是不少,在大明的藩国里头,大多都有两个待遇,一种是朝鲜、安南这样的,大明敕其为永不征伐之国,即只要他们不脑子发热想要拔胡须,大明是绝不可能对它们动刀兵的,在法理上,大明朝给了他们这个待遇。
  还有一种藩国,则只是敕其国王,赠其金印,这种藩国如倭国还有真腊之类,属于最疏远的岁贡国了,大明朝对他们没有义务也没有权利,他们自己管自己,只要年年岁贡,朝廷也没兴趣搭理他们。
  可是现在这个血脉一体之国却还是第一次出现,到底是什么待遇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过其实也未必摸不着头脑,因为在圣旨的后头已经写明了,即所谓楚之兵戈,亦大明兵戈,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永不征伐了,而是一种类似于攻守同盟的合同,楚国如果认为谁是敌人,那么大明朝廷的敌人也就多了一个,楚国在南疆若是与谁开战,那么大明朝有应尽的协助义务,楚国的安全完全得到大明的保证。
  更重要的是,大明朝还给了楚国一个任务,那便是世镇南疆,这里头的猫腻可就更大了,也就是说,楚国成为了大明在南洋的代表,南洋各国要和大明打交道,就必须经过楚王,楚王成了大明朝在南洋的代理人。
  其实刘健这些人一猜就能猜中这其中的猫腻,皇上还是放心不下,楚国是封了,可是不要忘了,楚国是真正的小国寡民,其疆域不过三个府,所辖的县也不过十几个,人口至多也不过六七十万户,再加上柳乘风这家伙横行惯了的,在大明朝廷里头就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到处的得罪人,这么一个人去了楚国就藩,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要把南洋诸国得罪个遍,到时候惹恼了那些番人,人家可不会和你讲道理的,这一点朝廷深有体会,到时候这柳家只怕非完蛋不可了。
  所以皇上才鼓捣出这么个东西来,给楚国一个血脉一体的名号,算是在名义上给了楚国一个保护,而让楚国作为大明朝在南洋的代理人,其实就是给了楚国一个特权,至少各藩国们多多少少得巴结一下这柳家才是。这柳乘风张狂一些,有了这道圣旨,多半南洋诸国也不得不包涵。
  柳乘风仔细把这圣旨琢磨了一遍,心里也能体会到皇上的爱护之心,连忙热泪盈眶的道:“微臣接旨。”
  朱佑樘此刻已经最后一丝气力也剥离出了体外,最后一点元神也因为被方才消耗一空,现在所有的事总算都安排妥帖,于是呢喃道:“朕该说的也说了,该说的都说了,说了之后朕也就能放心去见先帝,去先太祖了,诸公……诸公……”
  他说到这里,口里只是微微张合,再也发不出声音,张皇后最先把持不住,已是扑了上去,道:“皇上……皇上……”
  正心殿里,在沉默之后,陡然传出哭声,这哭声绵长又哀怨,悲伤动人。
  ……………………………………………………………………………………………………………………………………………………………………
  第二章送到,求点月票。(未完待续。。)
  

Snap Time:2018-11-21 22:25:57  ExecTime: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