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  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第九百八十五章早正君位(13-06-17)      第九百八十四章盛极之世(13-06-17)      第九百八十三章楚王摄政(13-05-07)     

第三百一十四章虎狼

  第三百一十四章:虎狼
  大同。
  作为九边重镇之首,这里驻扎着十来万最精锐的明军,此时斜阳西下,壮丽雄观,郭固城坚的大同城显得格外的高耸,大同乃是九边之一,是山西、河北通往蒙古的必经之路,因此也向来为朝廷所重,各种防御设施配套自成体系,乃是京师以北数一数二的重镇名城。
  向北,就是茫茫的草原,这里土地虽然肥沃,却无人耕种,据说早在太祖和文皇帝的时候,外头都是良田,后来经历了土木堡之变,蒙古人直抵大同城下,几次掠夺,都是以大同为突破点,兵荒马乱的,谁敢耕种?
  如今土地已经荒芜,变成了肥沃的水草,关下远远地可以看到牧人驱赶着羊群放牧,这些牧人并不畏惧明军,喜爱这里的水草丰美,几乎每隔一些日子都会带着羊群在这附近游荡。
  敢向北行的,除了商旅,就只剩下明军的斥候了。
  这些商旅都是操着山西的口音,自成体系,与其他商贾没有什么往来,却热衷于出关跑货,整个蒙古的货物大多被这些商帮买断,再加上他们树大根深,在大同也有关系,所以出关时,都是成群结队,风风光光的,甚至有的商帮带着骆驼、马队携带着货物出了关,还会有三五成群的蒙古斥候迎接他们,似乎有保护他们的意思。
  与之相比,大明的斥候们出城时就显得要谨慎得多,一队斥候出去,往往前哨、后哨、左右两翼都要放出快马,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西出阳关无故人,有的只是世代的仇敌,虽说近两年关上还算太平,可是斥候被袭的事却是时有发生。
  夕阳西下,早来的晚风将这关外的水草吹的起伏不定,一队明军斥候从地平线出现,上百个骑士放马狂奔,朝着这关上飞快而来。
  为首的一个将军身穿着锁甲,头戴着一顶遮阳用的铜盔,铁青的脸上带着几分疲倦。
  “将军带着弟兄们巡了一圈也是辛苦,待会儿进了关,弟兄们自个儿回营点卯,将军就先回府中歇下吧。”
  眼看大同遥遥在望,奔驰中的一个小旗朝着那将军大喊一声。
  小旗对待这将军,显得极为恭敬,其实不只是这些斥候,这整个大同府的三军将士,哪个会不认得这四旬上下,皮肤黝黑的将军?此人战功赫赫,名叫钱芳,据说从前也是个读书人,却不知是什么缘故弃笔从戎,因功升为百户,此后大获当时的大同右副都御史的王越器重,王越乃是一带名将,后升任宣府巡抚,屡屡对蒙古用兵,这钱芳都在王越左右,最后升为游击将军。
  只是几年前,王越病逝,新任的宣府巡抚显然对钱芳不太器重,道理其实也简单,一朝天子一朝臣,钱芳靠边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因此这些年,钱芳的日子并不轻松,宣府这边给他的差事就是巡边,钱芳口里虽没说什么,心里头却还是有点儿小疙瘩的。
  钱芳听了那小旗的话,却是摇摇头,道:“耽误不了多少功夫,且先回营再说,这几日鞑子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越是这个样子,就越要打起精神,待会儿本官还要去左大人那儿去禀报一下,让左大人及早做好准备,这个时节也该是鞑子准备囤积粮草过冬的时候了,今年草原那边下了雹子,收成大减,肯定要来犯边的,得小心提防才是。”
  那小旗听了钱芳的话,暗暗摇头,当年王巡抚在的时候,钱游击可是带着神机营的,这神机营乃是大同军中的主力之一,前程无量。现在却被发配来与斥候们为伍,实在有点儿屈才了。其实这倒也罢了,只是这钱游击到了如今还在琢磨着去和左巡抚倡议做好迎敌的事,也不想想看,左巡抚这般瞧不上他,这些话,人家肯听吗?
  小旗不由惋惜地看了钱芳一眼,不敢再说什么,随着钱芳打马朝城下过去。
  大同的城门一日十二个时辰都是关着的,不过吊桥却会在白日放下,城门边有个五人宽的小门洞,专门供巡边的斥候和商贾们通行,不过就算只是一扇小门,防禁也是极为森严,三队百人的城门卫,分三班值守,日夜轮替。
  钱芳率先放马进了门洞,听到有人唤他:“回来的可是游击将军钱芳?”
  一般情况下,这大同上下的人要嘛称呼钱芳为将军,要嘛就是钱游击,就算是上官,再厌恶他的宣府左巡抚,也得称呼一声游击,毕竟钱芳的资历摆在这里,功劳也是不少,口头上总要尊重一下。
  所以钱芳听到有人唤他大名,先是呆了一下,随即发现这门洞的两侧不但有守城的门卫,更是出现了不少飞鱼服和褐衫的汉子,为首的一个骑在马上,脸色肃然,正是指挥使佥事温正。
  或许是常年在南镇府司里公干,所以温正一向不苟言笑,今日不知是什么原因,这脸色就更加唬人了,他上下打量着钱芳,让钱芳浑身都不自在。
  钱芳只好道:“鄙人就是钱芳。”
  温正冷笑一声,道:“钱芳,你已经东窗事发了,你贪墨军饷,罪无可赦,此次本官奉旨前来清查边将,这军中的蠢虫,你是头一个,左右,将他拿下,暂且关押起来!”
  褐衫的东厂番子虽然跟了来,可是一动不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锦衣卫的校尉们倒不含糊,一齐大喝遵命,随即便如狼似虎的朝钱芳扑过去,将他拉下马来。
  钱芳听到罪无可赦四个字,吓得魂飞魄散,连忙道:“末将无罪!”
  可是校尉们哪里顾得了这么多?将他拉下马来,拿下了。
  温正淡淡地道:“有没有罪,你现在说了也没有用,这事儿证据确凿,你若当真有冤屈,将你押回了京师,自然有你说理的地方。”
  说罢,温正不再理会钱芳,拨马便走。
  后头的斥候们赶到,见到钱芳被拿了,一时目瞪口呆,先前那小旗官连忙要上前去问,却被一个校尉恶声恶气的校尉将他截住,大喝一声:“锦衣卫奉旨办案,尔等何人,再上前一步,连你也一道拿了。”
  斥候们吓了一跳,纷纷拨马后退,眼睁睁地看着钱芳被锦衣卫们押走。
  其实在大同这边,落马的武官不只是钱芳一个,足足有数十人之多,其中也有一些恶行昭著的,可是像钱芳这样遭受无妄之灾的却也是不少,钱芳等人直接被关押在大同锦衣卫驻所里,偶尔也会有人来探望,都是一些故旧,这些人想必也出于朋友之义,替他打点了一些,只是消息都不是很好,说是宫里头点了名要查他钱芳的,这场灾祸只怕躲不过去了。
  钱芳也是呆住了,稀里糊涂成了犯官,瞧这样子,问题还十分严重,锦衣卫都动了手,边上还有东厂的番子,只怕这一次是必死无疑了。
  想到这里,钱宁在牢中又是难过又是唏嘘,万念俱焚,沮丧到了极点,随后,钱宁便被装进了囚车,与许多人犯一道直接被送去了京师。
  这一次钦差巡边清查,进行得很是仓促,甚至打了边镇这边一个措手不及,大家还没回过味来,一干犯官就已经启程押解回京了,时间虽然仓促,可是成果却是不少,足足四十多个犯官一同押回京师,殊为壮观。
  边镇距离京师并不远,快马也就几日功夫,五天之后,这些人便全部下了诏狱,而钱芳所处的囚室也是乌七八糟到了极点,每日只送几个窝头来,便无人理会了。
  事情到这个份上,钱芳倒是不怕死了,怕就怕这些锦衣卫不搭理自己,就算是死也得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岂能这样不闻不问?一开始,他索性不吃食物,决心要等人来审问,不过对付不进食的犯官,这诏狱的狱卒显然有的是手段,三两下功夫,倒也没有让他受皮肉之苦,只是说了一句:“将军不怕饿死,难道不怕祸及家人吗?”
  锦衣卫的凶名可谓宇内咸闻,钱芳虽是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人物,却也受不得他们这样恫吓,只好乖乖地就范,可是内心的不安和烦躁却是到了极点。
  想他戎马一生,功劳无数,胸中有百万雄兵,虽然比不得王越,却也是大同数一数二的老将,尤其擅长带神机营出战,只是不曾想到,今日却要枉死在这诏狱里,生又生不得,死又不能死,实在窝囊。
  日子一天天熬下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在这暗无天日的诏狱里,钱芳只觉得度日如年,终于,有人提审了,来人是个锦衣卫百户,身材魁梧,按着绣春刀隔着牢门的空隙看了他一眼,面目表情的拿出一份花名册,随即道:“可是大同游击将军钱芳?”
  钱芳阖着眼,满是污垢披头散发的盘腿坐在牢中,既狼狈,又显出了几分骄傲,眼眸瞪视了这百户一眼,道:“是!”
  “来,把他提走。”百户似乎也没心情计较钱芳的无礼,大手一挥,吩咐了一声。
  ……………………………………………………
  同学们,可猜到接下来怎样?嗯,继续求点月票。
  !#
  

Snap Time:2018-12-15 19:07:46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