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  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第九百八十五章早正君位(13-06-17)      第九百八十四章盛极之世(13-06-17)      第九百八十三章楚王摄政(13-05-07)     

第七百六十四章机关算不尽

  
  从一开始,不少人就已经受了误导,总以为砒霜是剧毒,沾之即死,其实任何毒药都不免要考虑到一个剂量问题,一般人想要立即将人毒死,是绝不可能会将足够立即毒死一个人的砒霜掺进茶水里的,因为砒霜融入水之后会使茶水粘稠,并且散发出一股怪味。
  这一点,许多人都没有想到,而幸运的是,柳乘风恰好是大夫出身,对于这个常识却很了解。
  一杯粘稠并且散发着异味的茶水,换做是谁也不会喝下去,可是靖州侯毛同又为什么会被毒死呢?其实道理很简单,毛同确实是中了毒,只是毒药并不是在那杯邓登送去的茶水里,而是在一两个时辰之前,就已经被人参在了其他食物里。
  毛同吃过了混有砒霜的食物,一开始中毒的症状反应应当并不明显,至多也只是有些恶心和身体不适而已。这种情况对于毛同这样年纪的人来说实在是再正常不过,换做是其他时候,毛同应当会暂时去歇一歇,可是北镇府司送来的帖子令他心神不宁,他心里有鬼,整个人神经绷紧,于是便去了书房,而后寻毛武商量锦衣卫的事,邓登送去的茶本身是没有毒药的,可是热茶入胃,加速了毛同毒发的时间。
  所以毛武所提供的那些‘不在场’证据根本就一点效用都没有,柳乘风的注意力一开始就不在这杯茶水上。而一直在命人调查毛同在吃茶时的前几个时辰都用过了什么食物。
  柳乘风厌恶地看着毛武,道:“事到如今。你还想抵赖吗?我已经让人问过,在毒发前的三个时辰。也就是靖州侯要吃晚饭的时候,你曾去过一趟厨房,借口说靖州侯久在山海关已经吃不惯京师的菜让厨子去寻一只狍子来给靖州侯吃,也就是这个空当,在食物之中偷偷下了毒,是不是?还有对邓登。你也是故技重施,你明知夫人王氏对邓登感情深厚,也相信王氏绝不会相信邓登就是杀人凶手,一定会去探望邓登。所以邓登在柴房里关押起来的时候,你在几个时辰前便偷偷去了一趟,并在他的饭菜中下毒,而夫人王氏再去时,恰好也是邓登毒发之后,你能把时间掐算得这么好,想必应当是个懂得医理的人,原以为可以借着这些医理来瞒天过海,可是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其实我早已怀疑到了你。只因为邓登死的时候,你进了柴房,看到了邓登的尸首,你居然表现得十分害怕的样子,本来一个正常人确实应当是这样的表现,毕竟大多数人没有和死尸打过什么交道,可是你却不一样,你随着你家侯爷去山海关,那里是什么地方?什么样的死人。你会没见过?你做出这种姿态,分明就是想掩饰自己。本官当时对你的反应就觉得奇怪,却是不动声色,就是想看看你接下来还想做什么,结果你表面上一副踟蹰的样子,言外之意却是不断地将许多不利的证据一股脑地往夫人王氏头上引,任何一个人遇到了这种情况都会六神无主,可是我却发现你表面上虽是如此,可是言辞清晰,每一句话每一个字说出来时都似乎已经反复斟酌,条理极为清楚,到现在,你还想抵赖什么吗?”
  柳乘风的一番话让毛武目瞪口呆的同时也不禁露出了骇然之色。坐在一边的王氏听到了原委,忍不住呵斥道:“好你个恶奴,侯爷平时待你恩如泰山,你却反噬其主,弑杀自己的主人,栽赃你的主母,你做的这些事和猪狗又有什么分别?”
  王氏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毛武的脸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他大声喝道:“恩如泰山?哈哈,好一个恩如泰山,这么大的恩情,我毛武还真受不起,什么狗屁恩重如山,毛同这个龙阳之癖的怪物,这些年来百般折辱于我,让我为他铺被给他侍寝,不许我娶妻生子倒也罢了,这一次东窗事发,他为了躲过朝廷追究,表面上对我说要把这件事栽赃到王家头上,可是他背地里做的事当我毛武不知道吗?他分明是想将所有的事一股脑地栽在我的身上,到时他照旧做他的总兵,而我则是十恶不赦的罪人,得到的是死无葬身之地。”
  说到这里,毛武的眼睛都红了,大声继续道:“我和我爹世代给侯府为奴,原来得来的就是这个下场,我不甘心,我想活下去,我不想做十恶不赦的罪人,难道这也有错?我要活命,就必须让毛同去死,只有他死了,山海关的事就没有人追究,也没有人过问,死者为大,朝廷自会为他遮羞,这件事也就能遮掩过去。可是杀死毛同谈何容易?就算杀死了他,朝廷也定会追究,所以我想要活命,不但要毒死毛同,还得为自己预留退路。在山海关的时候,我负责军需,因此也会和辽东的一些商贾打交道,他们主要贩卖一些皮货和药材,因此多多少少对药材有些了解,所以……”
  毛武冷冷一笑,竟是带着几分意和沾沾自喜:“所以我先是在毛同的食物中加入适量的砒霜,砒霜与食物一同吃入口里,一时之间还不会这么毒发,在这个时间上,我知道北镇府司下了条子来,侯爷肯定心神不宁,到时候一定会召我去书房里说话。”
  柳乘风眯着眼睛,终于打断毛武道:“那你又如何能确定,那管事的邓登会端茶水去书房?还声称是夫人送去的?”
  这也是问题的一个关键,因为毛武要毒杀自己的主子,就必须得有个替罪羊,如果当时不出现邓登,不出现夫人叮嘱送来的茶水,案情就不可能复杂,这栽赃陷害的计划也就没有任何效果了。
  柳乘风好奇的就是这个,这毛武对医理精通,能适量地放置毒药倒也情有可原,难道他还会神机妙算,料定夫人会让邓登来送茶水?
  毛武看了夫人王氏一眼,讥诮地道:“这还不简单吗?侯爷还没有招我去书房的时候,我便知道夫人一定会叫人送茶水来的,她并不是想要让侯爷吃茶,只是让人监视着侯爷……”
  王氏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几乎连头都不愿再抬起来。
  柳乘风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了,想想看,王氏早已料到自己的丈夫与毛武私通,一个妇道人家,若是知道自己的丈夫和男仆在书房里待这么长的时间,心里定会东想西想,她派人送茶只是个由头,只是想让邓登进去,想知道侯爷在做什么,想提醒侯爷,天色已经不早,该回后院休息了。
  柳乘风几乎是用着同情的目光看了王氏一眼,这个女人名为夫人,在外人看来她与自己的丈夫相敬如宾,可是这其中的苦楚只怕也只有她自己知晓,毛武利用的就是这一点,他知道王氏会嫉恨,会辗转难眠,会让人借着送茶水的名义来搅他和侯爷的‘好事’,所以他事先下了毒,也知道侯爷一定会召自己去书房,更知道邓登会送来茶水,而这茶水便是夫人吩咐送来的,这样的杀人计划,看上去几乎是天衣无缝。至少绝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只要这件事过去,他就可以大摇大摆地离开侯府,他跟着靖州侯这么多年,想必也早已捞足了银子,天高海阔,还不是任他驰骋?
  更为重要的是,他之所以让王氏来做替罪羊,也一定是有精密计算的,这个人看上去魁梧,其实心思却是细腻到极点的人,王氏是什么出身?那可是泸州侯的血脉,堂堂侯爷夫人毒杀了自己的丈夫,这对朝廷对不少王公显贵来说绝对是一件巨大的丑闻,朝廷所委派的官员在查到王氏的时候必然会谨慎起来,案子能不能水落石出是一回事,闹出了丑闻却又是另一回事,所以只要这个案子牵涉到了王氏,到时候这个案子肯定是不了了之,朝廷至多以其他的罪名打发掉这个王氏,以维持这个脸面,免得被人笑话。
  毛武眼见已经事发,倒也痛得很,把他的所有作案手段全部和盘托出,言辞之中竟还带着几分得意,当他把所有的事都抖落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竟像是松了口气一样,道:“原本以为我的计划天衣无缝,可是谁知竟还是被人看破了。大人说的不错,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毛某人犯下的罪自然一力承担,事情到这个份上,我也绝不喊冤求救,只希望大人能给个痛便是。”
  柳乘风默不作声,又是看了王氏一眼。
  王氏此时只是恨不得从地缝里钻进去,良久才勉强道:“带下去吧,他虽是侯府的奴仆,可是犯得却是国法,一切都由朝廷处置,未亡人也不怨恨什么,怪只怪……”她幽幽叹了口气,道:“人死为大,还望大人能给靖州侯遮遮羞才好。”RQ

Snap Time:2018-11-21 21:41:26  ExecTime: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