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  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第九百八十五章早正君位(13-06-17)      第九百八十四章盛极之世(13-06-17)      第九百八十三章楚王摄政(13-05-07)     

第九百五十章将计就计

  第九百五十章:将计就计
  朱厚照一时语塞。////
  他终于被人打败了,至少在耍皮子方面。
  于是他打算开溜,打了个哈欠,道:“朕乏了,你说的倒是动听,还是先赢了柳师傅再说吧,柳师傅是不会轻易被人打败的。”
  正在这时候,外头一个蒙古女人抱着一个孩子进来,孩子不过两岁多,虽然会行走,也正是牙牙学语的年纪,可是此时他惬意地躺在女人的怀里,一动不动。
  这个孩子眉宇之间和柳乘风有几分酷似,不过脸型显得更刚硬一些。
  朱厚照心里悲催,柳师傅的孩子跟下蛋一样,廉州有一个,京师即将也要有一个,连蒙古人这里都有一个,为何独独朕没有孩子?
  这是朱厚照的奇耻大辱,也是朱厚照不太愿意呆在京师的原因,在那里,他总是觉得所有人都用着怪异的眼神看他,一个生不出孩子的男人,无论表面上多么刚强,心里难免会有自卑。
  其实这也是朱厚照荒yin的根本原因,其实他未必很荒yin,皇帝嘛,有个几十几百甚至上千个老婆也没什么,不见得会有人说他荒yin,而朱厚照不但老婆多,却总是会做出许多荒yin的事来,比如有一次,他居然让人去抢别人的**入宫来伺候他,为了这件事,大臣们很是不齿。至于各种荒yin的故事也在京师里流传,朱厚照真的这么荒yin吗?
  大臣们当然相信,可是真正认识他的人却是未必,他还只是个孩子,而且是一个自尊心受到伤害的孩子,一个自卑的孩子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掩耳盗铃,他生不出孩子,难免会被人认为不能人道,这就是朱厚照所不能接受的了,不能人道怎么行,所以他偏偏要表现成一个大yin棍,偏偏要让全天下人知道他不但能人道,而且还能夜御十女,他是男子汉,并不是太监。
  朱厚照虽然没心没肺,可是看到孩子,心里总不免有点心虚,不过他的性子就是这样,越心虚就要显得自己很坦荡,于是装作兴致勃勃的样子凑上去,大眼瞪着孩子的眼睛,道:“真像柳师傅。”
  那蒙古女人用蒙语对李若凡道:“大汗,孩子醒了。”
  李若凡颌首点头,伸出手来:“给我抱吧。”
  朱厚照却在一旁道:“朕看着他也喜欢,又是柳师傅的子嗣,不如这样,朕若是还能回京,一定要敕封他做东昏侯。”
  他留下这一句话,飞也似的跑了。
  ………………………………………………………………………………………………………………………………
  蒙古人的沉默让对岸的新军更加警惕,柳乘风召集了诸将,已经申明了自己的观点:“蒙古人深入我大明关内,补给已经困难,所以蒙人定会寻找速胜的机会,斥候已经打探清楚,有一支蒙军打算绕过上游从侧翼攻击新军,钱芳,你要做好防范。”
  钱芳道:“末将遵命,是不是把新军第一纵队调至上游,防范蒙军?”
  新军十万人,小队之上有中队,中队之上有大队,大队之上则是纵队,纵队编制为一万人,而第一纵队是新军的骨干,最为精锐。
  柳乘风却是迟疑了片刻,随即道:“不成,李若凡这个人素来狡诈,她不会没有后着,依我看侧翼只是佯攻,在侧翼那边多备绊马索,深挖陷阱,上游那儿有一座山是吗?”
  钱芳道:“有是有,只是不太险要。”
  柳乘风道:“那也足够了,埋伏一队人在林子里可以先伏击一下,让侧翼的各营严加防范也就足够了。依我看,蒙军应当会强行渡河。”
  “强行渡河?若是强行渡河的话,蒙军的损失岂不是极大?”
  柳乘风微微一笑,道:“以那李若凡的性子,定会驱使明军在前,蒙军在后,发起强攻。而且方才不是已经有消息了吗?皇上果然落在他们的手里,他们未必不会让皇上行险,当作他们的护身符。”
  众将顿时愕然,若是这样的话,事情只怕不简单了,一旦蒙古人采取这种办法,非要军心动摇不可。
  “殿下,既然如此,不如让卑下率部断后,殿下率军暂时先退回京师,如何?”一个纵队官忍不住站了出来,毅然道。
  打又打不得,那么索性还是先撤回京师,回到京师之后再做打算。
  柳乘风却是摇头,道:“太后已经有了懿旨,命我等全力抵御蒙军,至于其他都是次要,我们身后就是京师,现在退却,京师防务还未组织起来,届时只会处处受制,这里一定要守下去。况且本王也只是预计而已,且先看看再说,你们不必惊慌,按部就班就好。”
  柳乘风虽是这样说,却知道这些话只是安慰大家,他太了解李若凡了,李若凡这个女人绝不会莽撞,这是一个很难缠的对手。
  他遣散了帐中众人,独独把钱芳留了下来,对钱芳道:“陛下现在身陷敌阵,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太后已有懿旨,能言和自是言和为上,只要蒙人愿意放回陛下,条件可以商量,这里有我的一封书信,你派个人送到河对岸去,还有,再叫几个人送些衣物和生活用具请蒙人转呈陛下。”
  “殿下要言和?”钱芳惊了一下,道:“若是言和,蒙古人欲壑难填,又当如何?”
  柳乘风正色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先送去吧。”
  钱芳想了想,只好接了书信,随即委派了个武官带着小队人马渡河,对岸的蒙人也没有阻拦,轻易让他们登岸,随即立即将他们送去中军大帐。
  天色已是渐黑,当信送到李若凡手里时,朱厚照和李若凡又在对弈,对弈的结果其实差不多,朱厚照又是惨败而归,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推盘耍赖,而是一直坚持到最后一刻,才无奈束手。
  李若凡抿嘴轻笑,道:“做任何事,都要专心,你们汉人有句话叫心诚则灵,若是连心都不诚,事情怎么能做好呢?你天资很高,可是做任何事都不专心,你自诩自己爱好兵事,可是你扪心自问,你虽是爱好,却真正肯花费所有的心力去专研吗?大明皇帝陛下,你又输了。”
  朱厚照苦笑,道:“朕真是没用。”
  这些时日下来,朱厚照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明明他在京师的时候老子天下第一,除了佩服柳师傅之外,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做什么事都有人让着他,有人哄着他,可是到了这里,他却总是一塌糊涂,这种落差让他很不舒服。
  李若凡微笑道:“陛下也有说这种话的时候?”
  朱厚照的脸不禁红了,吱吱呜呜地道:“愿赌服输而已,朕没用就是没用。是了,这封书信,你为什么不看一看?”朱厚照目光落在了柳乘风送来的书信上头,书信已经送来了半个时辰,可是李若凡居然一点也不着急去拆,仍旧是好整以暇,倒是把朱厚照急了个半死。
  李若凡微笑道:“拆开来又如何?其实不用拆,我也知道你那柳师傅信里说些什么,无非就是说,陛下在本汗手里,请本汗高抬贵手放了陛下,至于需要什么条件,都可以商谈而已。”
  朱厚照忍不住道:“真的是什么条件都可以商谈?”
  李若凡颌首点头,道:“正是如此,你不信吗?”
  朱厚照苦笑道:“这是朕犯下的错,怎么能让柳师傅为了朕拿大明的江山社稷开玩笑?他难道会不知道,你们蒙古人狼子野心,想要的已经不只是一些钱财了。”
  李若凡抿嘴轻笑,道:“陛下以为你那柳师傅会拿国运来换陛下?”
  朱厚照道:“他不是说了什么都可以谈吗?”
  李若凡却是冷冷一笑道:“信里是这样说,可是本汗却知道,这根本就是那柳乘风的骄兵之计,他故意摆出议和的姿态,甚至抛出这诱饵来,就是想告诉本汗,明军已经不想打仗了,只要本汗与他谈,他既可以拖延时间,又可以让本汗生出骄傲之心,这个阴险小人,不过是在耍弄雕虫小技而已。”
  朱厚照听了非但不怒,反而笑了,拍手道:“原来如此,你不说,朕竟也险些被瞒过去了,若是柳师傅就这么举手认输那有什么意思?这么说,柳师傅还是不失英雄本色的。”
  “是奸雄本色。”李若凡指正朱厚照道:“他想用这封信来麻痹本汗,那么本汗也来麻痹他,来人,取笔墨来,还有,让那送信的人在外头候着,告诉他们,本汗会有回信让他们带回去。”
  李若凡站了起来,抿着唇负手在帐中赚了几圈,似乎在存腹稿,良久之后,等笔墨呈上,她挥笔而就,一下子功夫便写下了一封书信遣人送回。
  “这叫将计就计,大明的皇帝小子,你好好学着吧。”
  ……………………………………………………………………………………………………
  第二章送到。(未完待续。
  

Snap Time:2019-02-18 22:34:21  ExecTime:0.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