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  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第九百八十五章早正君位(13-06-17)      第九百八十四章盛极之世(13-06-17)      第九百八十三章楚王摄政(13-05-07)     

第五百章邀功请赏

  朱佑樘一声感叹,带着几分自省,随即不安地站了起来,一边背着手踱步一边道:“涉及到明教的乱党,该怎么处置还是怎么处置,处置之后写入邸报颁发天下,要天下的官府知道朝廷剿灭明教的决心,往后再发现可疑之人,务必要小心在意,不得有误。不过朕方才说的是明教的乱党,也有一些是被明教胁迫之人,能查清的就查清楚,不要让整个京师人人自危,该从轻发落的还是要从轻发落,至于主谋之人可以格杀勿论,可是也不必大行株连,朕……”
  朱佑樘眯着眼睛,继续道:“天下这么多明教余孽,未必都是前朝的余孽,这些人中也有一些是良善的百姓误信了乱党之言,又或是因为朕的疏忽从而成了乱党,让内阁那边上一道自省的奏书,朕……”朱佑樘如鲠在喉,良久才长吐口气道:“就这么办吧。”
  朱佑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柳乘风站在一边心里揣摩着他的心意,道:“陛下,明教的兴起只怕与成化年间有莫大的关系,至少微臣这边得来的许多情报都可以证明这些乱党的骨干早在成化年间就已经开始大肆活动,陛下毋须自省,这是先帝的施政之失。
  朱佑樘又叹了口气:“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朕的天下也是先帝那儿继承来的,难道能一味把责任都推给先帝吗?现在这些明教要乱的是朕的社稷,而不是先帝的江山,所以朕就得担起这份责任,你不必说了,你这一次做得很好,若不是你,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柳乘风正色道:“微臣不过是奉旨行事而已,若无陛下,又如何有微臣的些许功劳?微臣不敢居功。”
  朱佑樘凝重的脸色渐渐化开,微微一笑,道:“谨慎本是好事,功高盖主虽说是坏事,可你也不必这个样子,朕有容人的肚量,你不必害怕。功劳就是功劳,若是这一次让娄封得逞,朕当真是要死不瞑目,更没有面目去见列祖列宗了。你居功至伟,朕当然要赏,恩旨到年后就会发出来,明日就是新年了,事情能在今日解决也好,大家都过个好年吧。”
  柳乘风颌首点头。
  朱佑樘随即笑道:“怎么?你的脸色不是很好?”
  柳乘风苦笑道:“微臣不是脸色不好,只是在想,娄封一定不是明教的真正魁首,想必也不过是个马前卒,真正的明教首逆却不知是谁,陛下,这件事并没有结束……”
  柳乘风这么一提醒,让朱佑樘也不由得皱眉,手扶着案牍,沉思良久才道:“大海捞针,要寻这明教的首犯只怕并不容易,只是可惜没有活捉了娄封,若是能拿住他,或许能有些眉目。”
  柳乘风却是摇头,道:“陛下,娄封能隐忍二十年引而不发,处心积虑,他对明教的忠诚只怕不容置疑。再者说,以他的罪行自知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无论是开口还是不开口都必死无疑,是绝不会吐露出一字半句的,活捉了他只怕也用处不大。”
  朱佑樘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娄封这种人实在太过可怕,以他的定力绝不可能像定弦和尚那般。
  柳乘风道:“微臣倒是想起了一件事。”
  朱佑樘道:“你但说无妨。”
  柳乘风道:“陛下,那杨作挖掘密道可谓是胆大包天,可是根据种种蛛丝马迹,微臣却觉得杨作不过是那几个道人的提线木偶,尤其是个有个姓木的道人,据杨作的管事说,杨作对这个姓木的道人可谓是言听计从,这个木道人只怕不简单,十有八九就是明教最核心的人物,只是这个人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失去了踪迹,可是微臣相信,这个人一定还在京师,只是不知现在又换成了什么样的身份,若是能顺藤摸瓜抓住这个人,事情就好说了。”
  柳乘风对那木道人确实有了兴趣,十几年前,明教要主持这么大的工程,所动用的人力物力肯定是不小,应当是明教的一次倾尽全力的行动,而能主持这件事的人定是明教最高层的人,比娄封的地位更高不少,若是这个木道人仍然活着,设法将他拿住,明教只怕也就可以随之瓦解了。
  只是要把这个人揪出来谈何容易,柳乘风至多也只是平添几分幻想而已。
  朱佑樘也对柳乘风的话很是认可,道:“这件事慢慢地来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二人随即又说了一些话,外头的太监进来传话,说是皇后娘娘的步撵已经入宫了,朱佑樘打起精神,道:“走,去看看。”
  柳乘风随着朱佑樘出了正心殿,迎了张皇后和太康公主进了宫,张皇后的脸上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方才她在侯府的时候听到外头突然喊杀声震天,府里的内眷都是吓了一跳,而随后便有无数官军突然涌出来,将这些乱党尽数围住厮杀,足足持续了小半个时辰才消停下来,此后有个姓陈的千户进府来问安,她的心也没有随之稳住,只是不断地问陈千户宫里情景如何,陈千户则是说宫里有廉州侯,定能保护陛下安然无恙。
  张皇后听了总是放心不下,直到圣旨过来让她回宫,她才松了口气,柳家的夫人们送了她出了中门登上步撵,她看到街上萧条,空气中还散着血腥气,整个人便觉得有些不适了,等回到宫里,心神才安定下来,下了步撵,进了坤宁宫,朱佑樘与她低声说了几句话,张皇后眼圈儿有些红,可是随即又化哀为喜,不管怎么说,这事儿总算走过去了,她这时才想起了柳乘风,道:“让柳乘风进殿吧,怎么还站在殿外头?太生分了。”
  柳乘风方才接了张皇后,确实是不好进去,毕竟人家老夫老妻肯定是有话要说的,自个儿没必要凑这个没趣,等到殿中皇后相召,他才大大方方地进去,笑呵呵地道“娘娘受惊了。”
  张皇后掩嘴笑道:“惊吓科是有,不过也幸好府外头的锦衣卫和官军得力,倒是能安然无恙,走了,那个姓陈的千户叫什么?他进府的叶候满身血淋淋,怪骇人的,却也是个忠臣。”
  柳乘风道:“他叫陈泓宇,是微臣下头的一个千户,这个人别的且不说,可是有一条和微臣一样,都是肯尽忠职守之人。微臣让他保护娘娘的凤驾,他当时可是下了军令状的,说是谁要是敢伤皇后娘娘便需从他的尸首上踏过去才成。”
  张皇后不由笑起来,道:“能尽忠职守便好,陛下,这个陈泓宇陈千户,咱们得记着,将来论功行赏时可不要忘了。”
  功劳这东西放在功劳簿里看不出什么,可是经柳乘风绘声绘色地这么一说,尤其是那一句需踏着陈泓宇的尸首过去立即就给人很直观的印象了。
  朱佑樘也笑着道:“这个自然,柳乘风是首功,这个陈泓宇也要重赏。”
  柳乘风见状,索性趁热打铁,连忙道:“陛下、娘娘,其实微臣和陈千户虽然肯用命,可也有一些人虽然没有冲锋陷阵,为了这个案子却是操心劳力,譬如微臣的幕僚李东栋李先生,这些时日他一直在暗中谋划,为微臣出谋划策,可谓是劳苦功高,还有个王司吏,更是几天几夜都没有合眼,生怕京师各处送来的消息有什么砒漏,没日没夜地在金事府里整理各种消息,微臣以为,宫中行赏不能厚此薄彼,这些人的功劳都不在微臣之下。”
  张皇后的笑容更浓了几分,道:“你这个家伙,在本宫跟前没什么好心,这就急着要邀功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对自个儿的功劳只字不提,却一味提举部众,也难怪大家都这么肯尽心用命,只是这事儿本宫做不得主,还得皇上来拿主意。”
  朱佑樘见皇后高兴,也深知这一次柳乘风这一伙人立了大功,道:“柳爱卿到时候写个章程出来,这些人都记上,朕自会论功行赏,绝不会有失偏颇,还有这一次平叛的亲军和新军,等年后也会有恩旨下来,你这个家伙倒像是觉得朕是刻薄寡恩之人,生怕不会颁布赏赐一样。”
  柳乘风连忙谢了恩,见朱佑樘和张皇后都显露出了几分疲态,便道:“陛下和娘娘好好歇歇,微臣告辞了。”
  从宫里出来,守卫在午门的亲军都换成了生面孔,可是这些人都认得柳乘风,一见柳乘风出来,都忍不住挺起胸膛,又敬又畏地看了柳乘风一眼。
  柳乘风朝他们笑了笑,倒是没有端什么架子,守候在宫门外头的是李东栋,李东栋在外头等候多时,他是手无缚鸡的书生,当然没有去冲杀的份,可是又不免有些担心,因此一直在这儿等候。…………………………………………………………………………………………
  

Snap Time:2018-12-15 19:48:10  ExecTime: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