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  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第九百八十五章早正君位(13-06-17)      第九百八十四章盛极之世(13-06-17)      第九百八十三章楚王摄政(13-05-07)     

第四百八十三章凶险万分

  
  越是往下查,牵涉的人就越来越多,柳乘风已经隐隐感觉到,事情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困难。请牢记
  明教的内部组织当真是严密无比,不只是如此,这明教只怕在成化年间更为猖獗,想要一网打尽,很不容易。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成化年间的太常寺卿这样的高官居然都和明教有关系,如今又过了十几年,只怕在京师里,像杨作这样的人不只是一个。
  柳乘风喝了。茶,调整了心情,才向娄封道:“大人可还记得此前那个向先帝言说太常寺的人是谁?”
  娄封倒是坦白,道:“老夫依稀记得,是御马监的一个小太监,姓刘,叫刘昌,哦,是了就是他,他现在如今已经贵为御马监提督太监,柳金事不问,老夫几是忘了。”
  御马监提督太监。
  在宫里,御马监地位仅在寻礼监之下,司礼监负责掌印玺,为皇帝负责奏书和旨意的传递甚至是批红,可是御马监则是掌握军马,负责向各镇派出监军,而且还掌握着京师腾骤四卫军马。
  腾骤四卫,也是禁军之一,甚至比亲军更为精锐,在紫禁城里,亲军是专门负责装点门面的,说穿了,其实就是显摆威风,可是腾磙四卫作为宫中直属的军马,乃是守卫京师最重要的一支军马,真正保护皇帝的也是他们。
  若说亲军只负责守卫紫禁城各处城门,也有一些负责随驾,可是在皇上左右真正保护皇帝安全的就是这腾骡四卫。
  由于御马监职掌御马,自然有养马、驯马人员,由此产生了一支由御马监统领的禁兵。这支禁军最初的来源,是从各地卫所挑选的精壮之士,以及从蒙古地区逃回的青壮年男子:腾骤四卫不属亲军指挥使司所辖的上十二卫但地位显然高于上十二卫,是禁兵中的禁兵:这支禁兵的职责是“更番上直”,担任宿卫。
  而掌握这支禁军的就是御马监,由御马监提督太监负责操练,并且安排当值。
  也就是说,腾镶四卫也就是坊间常说的勇士营是一支完全控制在御马监提督太监手里的军马,他们的人数在三千人上下,分为四营轮番保护皇帝
  可是现在,提督太监刘昌居然极有可能和明教有染,这让柳乘风不禁呆了……
  刘昌确实也姓刘,而且在京师之中,也有足够的能量暗中活动,若是这个人是明教的同党,那么……
  柳乘风不禁打了个冷战,居然发现自己的衣襟都已经湿透了。
  奂封见柳乘风脸色不好不禁道:“柳金事何故如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柳乘风忙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娄封的脸色顿时苍白无比,不由期期艾艾的道:“这……这……怎么会这样,那陛下岂不是已经置身于万劫不复的境地那刘昌既是明教之人,定会在勇士营中培植亲信心腹若过……若是心怀不轨,那陛下的安危……柳金事,此事事关重大,我……我们速速入宫,告知陛下,否则……否则便是抄家灭族也难辞其咎啊。”
  柳乘风咬着唇没有说话,此刻他的脑子居然是一片空明,并没有慌张。
  或许这就是不平凡的人与平凡的人之间的区别,见多了大风大浪柳乘风若是首先慌乱起来,那么结果反而更为可怕。他心里告诫自己,不要急,千万不要急,这个时候任何一个决定,都对造成极大的影响,一个不好,就会阴沟里翻船。
  他随即道:“不成。”
  “不成……”娄封惊讶的看着柳乘风,随即不由大怒道:“你可知道,将陛下置身险地是什么后果,这件事若是传出去,就算是乱党们没有举动,陛下安然无恙你也万死难赎,柳金事事情紧迫,断不能再有丝毫犹豫了,无论刘昌是不是乱党,也要先把他控制住。”
  柳乘风大声道道:“此时是深夜,现在入宫,不说宫里已经落了钥,就算你我能进去又能如何?进去之后,或许会打草惊蛇,让刘昌以为事情败露,到了那时候,提前发难,这个责任,大人承担的起吗?”
  他这么一问,倒是把委封问住了。
  娄封呆了呆,随即也明白,此时确实不是入宫的时机,按照朝廷的规矩,一旦宫里落了钥,任何人不得出入的,就算要传递消息,也只能由门缝中夹带进去,问题是,谁知道里头接了消息的太监是不是刘昌的党羽,这个险绝不能冒。
  而且就算皇上肯让二人吊着宫墙入宫觐见,在探查明教余孽的风口浪尖上,负责追查此事的钦差深夜入宫,也足够引起别人的怀疑,这么做,也确实是打草惊蛇。若是那刘昌提前发动,指使自己的心腹做出什么对陛下不利的事,单凭他和柳乘风,又如何护驾?
  娄封脸色惨白,一屁股坐在椅上,苦笑道:“这么说,咱们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明知陛下有危险,却只能无动于衷,柳金事……我们……我们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
  柳乘风锁着眉,不由变得焦躁起来,也顾不得再和娄封客气什么,从座椅上起身,负着手围着这小厅里团团转。
  眼下的局势实在是凶险万分,若刘昌真是明教余孽,那么这个人不啻是个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炸开,说不准,这刘昌就在今夜里突然有什么动作也是未必。
  可是现在是夜里,就算向布置也不成了,只能干着急。
  左思右想,他突然抬眸,正色道:“刘昌固然可疑,可是还有一人,也有极大的嫌疑。既然现在查不了刘昌,暂时也不宜打草惊蛇,那么索性先从另一个人动手。况且这刘昌身居御马监提督太监多年,就算有所动作,忍耐了这么久都没有发作,想必也有顾虑,只要我们不惊动他,他暂时也不敢有什么举动,倒不如先从另一个人身上查起。”
  娄封惊诧的道:“怎么,不知此人是谁?”
  柳乘风道:“那个杨作,乃是大学士刘吉的门生,刘吉在成化年间的时候,又是内阁大学士,刘吉的嫌疑只怕也是不小,或许这件事根本就是刘吉在背后操纵也是未必。”
  “啊……”
  或者是今个儿儿夜里,听到骇人的消息实在太多,娄刮整个人不禁惊呆了,眼下最有嫌疑的两个人,一个此时掌握着皇上的生死,一个却是内阁大学士,任何一个,都是要命的。
  娄封不由道:“那么柳金事打算怎么办?”
  柳乘风沉默了片刻,随即道:“最坏(
  )的打算,是那乱党是刘昌,若是此人是乱党,那么陛下和娘娘的性命就落入他手里了,更为可怕的是,就算明日我们进宫将他拿住,可是这宫里想必已有他不少同党,到时候又该如何甄别?一旦有错漏,那些同党们狗急跳墙可不是好玩的。”
  “所以……无论刘吉与这件事有没有关系,我们都必须做出一个样子来,咬死了他就是乱党,这样,才能让宫里的刘昌放心。为我们多争取一些时间,好将事情查明,将这刘昌一网打尽。”
  娄封瞪大眼睛,道:“你……你是说,我们要栽赃陷害,陷……陷害内阁大学士。”
  柳乘风撇撇嘴,脸色很是平淡,道:“这是最好的办法,且不说刘吉也有诸多的嫌疑,你我又是天子亲军,只对皇上的安危负责,给皇上降低一分的危险,莫说是一个刘吉,就是首辅刘健,我柳乘风也不怕。”
  娄封不由苦笑,道:“这事儿最好还是从长计议才好。”
  娄封可不是傻子,他柳乘风有发疯的资本,他可没有,内阁大学士那可是宰相,且不论他的官职,任何一个内阁中任职的学士,哪个手底下没有一伙的门生故吏,到时候人家一人一口吐沫,也足够淹死他的。
  到了弘治朝,什么锦衣卫,什么亲军都指挥使,其实都不值钱,敢拿内阁人开涮,那是嫌自己的脑袋在脖子上呆腻歪了。
  柳乘风见娄封如此,倒也没有为难他,事实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考量,强迫也强迫不来,娄封能协助自己到这个地步,已经算很难得了,让他陪自己去发一回疯,人家不肯也没办法。
  柳乘风狠狠的一拳砸在桌几上,正色道:“既然如此,那么卑下也不勉强,只是明日清早,还要请大人随卑下一道入宫,咱们就装作是寻常的拜谒,将此事告知陛下,请陛下圣裁,只不过今个儿夜里,卑下无论如何,也得做这么一次坏人了,夜深了,大人还是及早歇下吧,卑下告辞。”
  他拱拱手,长揖而去,娄封苦笑,或许是有几分愧疚,不由道:“老夫送送你。”
  二人出了小厅,趁着夜色娄封将柳乘风送出门去,外头守候的亲信护卫为柳乘风牵来了马,柳乘风翻身上去,坐在马上朝娄封行了个礼,道:“大人请回。”
  

Snap Time:2018-11-21 22:09:42  ExecTime: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