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  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第九百八十五章早正君位(13-06-17)      第九百八十四章盛极之世(13-06-17)      第九百八十三章楚王摄政(13-05-07)     

第二百零八章致仕

  第二百零八章:致仕
  内阁值房。《绿色小说网》小说网网友手打
  炭火烧得通红,整个值房里温暖如春,几个书吏在值房中进出,脚步匆匆。
  每一次有人进来,值房中的三个阁老都忍不住抬起头来撇上一眼,他们的心情,似乎有些紧张。
  年关就要到了,非议还是不断,六部那边已经吵翻了天,连朱赞也来过一趟想见李东阳一面,李东阳考虑一番之后却没有见他,只是让人对他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难道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吗?”
  这句话让朱赞黯然离去。
  不过陛下到底是什么心思,却还没有表露,无论是刘健、谢迁还是李东阳,都想知道这件事,宫中打算如何处理。
  到了正午的时候,终于有个太监进来,刘健这时候倒是表现出了稳重,道:“可是有了旨意?”
  太监道:“不错,陛下亲自下旨,请内阁草诏。”他沉默一下,随即道:“陛下有旨,敕封柳乘风为丰城伯,京察的事也要抓紧,要好好整肃一下吏治。”
  刘健顿时笑了,随即朝李东阳道:“宾之,结果出来了。”
  李东阳抛下笔,不由苦笑道:“是啊,皇上拿主意了,谢公来草诏吧。”
  谢迁点了头,便带了那太监到一旁的耳房去草诏了。
  李东阳的脸色中不无苦涩,朱赞纵然是他的门生,李东阳对他也颇为欣赏,可是这一次,他犯了大错,而李东阳的选择只能是置身事外,本心上,李东阳希望皇上的惩处轻一些,大不了,将他放到南京去闲置也就是了。
  可是这旨意出来,结果却出乎了李东阳的预料。
  先是敕命柳乘风为丰城伯,表面上,这封爵的敕命是早已商讨过的事,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放出,意味深长。这是告诉内阁,柳乘风无罪,有功!是功臣!而柳乘风的对手自然而然就是罪人了。
  这是一种暗示,是皇上给他李东阳留几分面子,毕竟朱赞是李东阳的门生,直接处置朱赞,李东阳的脸皮不好搁。
  至于用什么罪名来办朱赞为首的大臣,皇上也已经做出了选择,京察……
  李东阳吁了口气,心乱如麻,从本心上他是不希望自己的门生吃亏的,可是朱赞做的事也未免太过份了一些,到了如今谁也保不住他了。
  刘健则是看了李东阳一眼,道:“宾之何故闷闷不乐?”
  刘健当然清楚李东阳叹息的是什么,只是这层窗户纸不肯捅破而已。
  李东阳沉默片刻,道:“刘公,东阳只怕要告假半日,有些事要处理。”
  刘健颌首点头,道:“宾之自管去,内阁有我和于乔看着。”
  李东阳朝刘健点了点头,从内阁出来,出了宫,坐上小轿之后,吩咐轿夫道:“打道回府吧,还有,把朱赞请到府上来,就说老夫有话和他说。”
  回到李府,李府的家人见李东阳回来也是觉得奇怪,平时老爷不到宫门落钥是绝不会中途回来的,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李东阳的族弟李东栋也赶了过来,见李东阳的脸色黯然,默不作声地跟在李东阳身后,等到了花厅,李东阳屁股落座之后,李东栋才道:“族兄,出了什么事?”
  李东阳喝了口茶,淡淡道:“朱赞这人见小利而忘大义,如今自食其果了。”
  李东栋与朱赞倒是认得,说起来关系还不错,毕竟逢年过节,朱赞都会来拜访一下,李东栋和他年岁差不多,也算是有几分交情。
  虽然每日在府中读书,可是外头的事,李东栋也知道一些,他沉默一下,道:“连族兄也保不住他吗?”
  李东阳摇头道:“就算保得住,又能如何?”
  李东栋点头,道:“不错,事到如今只能壮士断腕了,再者说,朱赞也太贪婪了一些,不过那个柳乘风……”李东栋看着李东阳的脸色,继续道:“我倒是听说了一些事,据说聚宝楼,太子也有一份。”
  “是吗?”李东阳眯着眼睛,似乎打起了一些精神,才道:“这就难怪了。”
  李东栋也陪他闲聊几句,他当然清楚,自己的这个族兄的心思很复杂,因此闭口不提朱赞的事,过了一会儿,门房来报说是朱赞到了,李东阳叫人将朱赞请进来,朱赞这时忐忑不安,一见到李东阳便老泪纵横,跪在李东阳脚下,哭诉道:“恩师救我……”
  李东阳却是侧了侧身,一副不受他大礼的样子,随即道:“你站起来说话吧。”
  朱赞泪眼模糊地站起来,战战兢兢地道:“不知陛下那边听信了谁的……”
  李东阳心中顿时有些不喜,到了这个时候,朱赞居然还执迷不悟,原本还想安抚他几句,现在却不由沉下脸,道:“润生,到现在你还想挑事吗?你可知道宫中已经下了决断?这件事已经结束,你还想做什么?”
  “啊……”朱赞的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道:“宫中怎么说?”
  李东阳淡淡地道:“宫中怎么说,不是你现在该计较的事,你现在立即回家闭门思过,上请罪奏书,请老还乡吧,若是如此,或许我还能为你争一个致仕。”
  致仕……朱赞如遭雷击,整个人脸色惨绿,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
  他几十年寒窗苦读,好不容易中了功名,又是二十年的钻营,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日,他现在不过是四旬而已,前途大有可为,现在让他致仕倒不如杀了他。
  他凄凄惨惨地拜倒在地,抓住李东阳的靴子,含泪泣血地哭告道:“恩师……一定要替学生想想办法,我……我……”
  李东栋在旁劝道:“致仕了颐养天年,做个富家翁却也未必是坏事……”
  朱赞摇头,总是不肯,朱家的货物没了,店铺也已经查抄,若是这乌纱也丢了,想做富家翁却哪有这么容易?他连忙道:“恩师……我……我愿去应天府,就是去应天府的六部里做个主事也好。”
  应天府就是陪都,堂堂户部侍郎被打发去了南京,这一辈子再想起复,希望却也渺茫了。
  李东阳却只是摇头,道:“老夫现在是为了你好,请辞致仕总比罢官体面一些。”
  朱赞老泪纵横地道:“当真没有办法了吗?”
  李东阳点头。
  朱赞这时候反而笑了起来,道:“请辞,学生不会,大不了就罢了我的官吧。”他冷冷地看了李东阳一眼,便拂袖而去。
  李东阳木然地坐在椅上,对李东栋道:“不识时务,这苦头还在后头。”
  李东栋默然无语。
  李东阳道:“你在想什么?”
  李东栋道:“人有了贪欲,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李东阳不由笑了起来,道:“正是这个道理。”
  ……………………………………………………………………………………………………
  礼部将敕命送到了温府,温府上下,阖家欢动,虽只是个伯爵,可是大明朝的爵位却不是轻易授意的,除了开国和靖难,此后再想获得这金饭碗却是比登天还难。
  柳乘风接过了旨意,自要去宫中谢恩,不过因为天色已经晚了,只能第二天再动身,当天夜里,温家开了桌宴席,一家人吃过之后,温正便将柳乘风叫到花园中去散步,温正看着这天上皎洁的月色,心中不禁有些奇怪,从前他瞧不起柳乘风,认为柳乘风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功名革掉了,没有半分的前程,可是现在的柳乘风却身为锦衣卫百户,还敕封为伯爵,将来的前程只怕不在自己之下。
  想到这里,温正不禁叹了口气。
  柳乘风便问:“泰山大人何故叹息?”
  温正微微一笑,踏着方步到了凉亭下驻足,道:“你现在已经贵为伯爵,也该搬出去住了,今年已经放出了风声,陛下要亲自过问京察,要厘清吏治,看来京师里头会有不少人被免官,说不得到时候会有人要离京,你若是有空,去谈谈价钱,最好买一座离咱们温家近一些的宅院做府邸,至于奴仆方面倒是不必你来费心,温家在城外有几个庄子,倒是有一些信得过的人可以先拿去用,等将来家业大了,再去寻一些能做事的。”
  柳乘风不由觉得奇怪,其实上个月他就曾向温正提过此事,温正的态度却是吱吱呜呜,颇有点儿能拖一下是一下的意思。不过很快,柳乘风就明白了温正的心思,现在自己的身份已经不同,搬出去住虽然有些不方便,可也省得有人说闲话,他心中一暖,道:“是。”
  温正又道:“这个年,京师里的文武官员们不好过,北镇府司和南镇府司的年多半也不好过,若是这几日我太忙,这家里的事就得靠你来张罗了。”
  柳乘风就问:“怎么?卫所里出了什么事?”
  温正笑道:“还不是北通州?东厂在那边也吃亏了。”
  听到东厂吃亏,柳乘风便露出幸灾乐祸的样子,道:“原来他们也有吃亏的时候,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温正道:“东厂驻北通州的档头遇袭,当时这档头还邀镇守太监去吃饭,行到大街上突然杀出贼人,护卫们低档不住,那东厂档头身受重伤,差点儿一命呜呼,东厂太监倒还好,只是受了点皮肉之伤,现在这消息传进了京,东厂那边还不敢禀明圣上,是想年后再禀告,省得陛下忧心。不过纸终究包不住火,只怕……”
  柳乘风深吸一口气,先是锦衣卫,现在又是东厂,还牵涉到了镇守太监,这北通州的事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温正继续道:“这几日,牟指挥使成日召我们去商讨北通州的事,再加上又有乱党要在北通州闹出大事的风声,无论是东厂还是我们北镇府司,其实现在都是捏了一把汗,谁能将这乱党揪出来,自然是大功一件,现在最怕的是,北通州的乱党起事,天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
  柳乘风却是哂然一笑道:“船到桥头自然直,泰山大人还是想开一些。”
  事实上,这北通州的事距离柳乘风太遥远,眼下他倒是想先将这个年过好再说。
  ……………………………………
  顺便向同学们求下月票,要保住位置啊,危险着呢,理解下老虎吧,谢谢啦!
  

Snap Time:2018-12-15 20:11:07  ExecTime: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