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  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第九百八十五章早正君位(13-06-17)      第九百八十四章盛极之世(13-06-17)      第九百八十三章楚王摄政(13-05-07)     

第四百零七章可恨

  ~《绿色小说网》~第四百零七章:可恨
  朵朵的俏脸胀得通红,有心要反驳母后的话,可是一时之间又不能说太多,生怕露出自己的心事,索性将话题岔开,道:“父皇郁郁不乐,说是受了刘学士的气,那个刘学士不是和父皇很好的吗?”
  张皇后抿抿嘴,想要将前因后果说给朵朵听,随即还是打消了这主意儿,男人之间的事和女儿说了没多大的益处。不过她现在也是在恼火,刘健很是不知趣,平时宫里待他不薄了,谁知道却耍弄心机,只因为人家柳乘风在宣府,就放肆地拉拢人闹事,现在好了,皇上这边气得差点儿面无血色,柳乘风那边知道了京师的消息也不知该有多失望。
  方才朱厚照也来过,也是义愤填膺,且不说朱厚照和柳乘风之间的感情,就说柳乘风这一次去宣府不知是担着多大的干系,面对那些兵痞,一不小心就极有可能身首异处,现在倒好,好不容易把宣府稳住,就有人不高兴,想要过河拆桥。
  这些心事,张皇后自然不会对朵朵提起,她同时还想着宁王嫁女的事儿,心里想,这个宁王倒也识货,柳乘风这孩子生得模样儿好,本事也是有,确实是乘龙快婿的选择。女人在这种事上想得不会太深,张皇后哪里会想到宁王根本就是心怀不轨,嫁女是假的。张皇后一心以为宁王当真是瞧上了柳乘风,因此心里又想,可惜了柳乘风已有了妻子,否则这朵儿说不准也能有个更好的依靠。
  这个想法突然冒出来,实在是骇了她自己一跳,心里忍不住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朵朵是什么?那可是公主,天潢贵胄,贵不可言,怎么可能下嫁给一个有妻子的男人?因此再不想这事儿,只是看向朵朵的眼神更加温柔,道:“女儿家嫁人也是该当的,宁王倒是会打主意,想把郡主嫁给柳乘风,母后现在倒也想为朵儿寻一个乘龙快婿了,上次母后和你说的英国公世子,朵儿以为如何?”
  朵朵的俏脸紧绷起来,道:“母后,我才不嫁,你们整日将他说的天花乱坠,可是为何宣府出了事,父皇不叫他去?北通州出了事,他不自请去为朝廷分忧?哼,什么经世才学,依我看,不过都是大家牵强附会罢了。”
  朵朵的一番话,让张皇后不由语塞,她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吟花弄月的学问还真不见有什么用处,读书人都说齐家治国平天下,真和柳乘风比起来,这两个人实在是一个天一个上地下。张皇后心里打了个突突,朵朵又说宣府、又说北通州,处处拿柳乘风和别人去比,莫不是……
  她实在不敢想下去了,而恰在这时候,朱佑樘那边传来一阵咳嗽,张皇后也就不敢再想了,快步过去,走到朱佑樘的榻前,见朱佑樘胀着脸在咳嗽,连忙捂住他的手,道:“陛下,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叫太医?”
  朱佑樘倒是不以为意,片刻之后,脸色恢复如初,道:“不妨事,不必叫了。”
  张皇后带着几分担心,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只好叫人去斟杯清茶,让朱佑樘去吃。
  朱佑樘喝了口茶,胸口的闷气一下子驱散了不少,正在这时候,外头有个太监蹑手蹑脚地进来,道:“陛下,通政司那边,把今日的奏书都送来了,不知陛下是暂时搁着,还是现在就看?”
  张皇后怒道:“真不晓事,陛下病成这样,看什么奏书?自然是先留档封存起来,等陛下什么时候身体安康了,再御览不迟,再者说了,平常的这些俗物自然有内阁处置,否则朝廷养士何用?”
  来禀告的太监吓得冷汗直流,一句话都不敢说,谁都知道,在这宫里头,张皇后的话是最管用的,惹得她动怒,那就完了,连忙道:“是,是,奴婢知道了。”
  朱佑樘却是抖擞起精神,淡淡地道:“回来。”说罢,一副抱歉的样子对张皇后道:“内阁既然把奏书递入宫中,想必都是大事,朕无论如何也要看看,朕只看小半时辰就是。”
  张皇后苦笑,只好依着他,道:“去,再给皇上斟茶来,在这边上摆放一方案子,让陛下就倚在榻上看奏书。”
  过了一会儿,就有人将奏书送来,今日的奏书实在不小,七八个太监抱着,足足数百封之多,看得张皇后连连皱眉,心里说这些人真不晓事,捡些重要的送来就是,却是送来这么多,依着皇上的脾气,他若是不把这些奏书都看完,是绝对不肯静心歇息的,说是说小半个时辰,只怕花费一两个时辰也未必能把事儿清理干净。
  不过朱佑樘的脸色已经十分不好看了,他心里清楚,朝廷每日的大事就这么多,有个三四十份奏书就不错了,其余的,内阁都可以自行处置,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其余的奏书都是弹劾奏书,大明朝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但凡是弹劾奏书都必须圣裁,内阁无权决断,这也是皇权压制相权的手段,若是宫中连检察权都没有,都放任给了臣子,那么往后官员的任免,官员的好坏,岂不是都由内阁做主?只有将弹劾奏书牢牢握在皇上手里,皇帝才能明辨是非,不会被人轻易糊弄。
  可是今日这么多弹劾奏书,弹劾的是谁?又抱着什么目的?朱佑樘不敢去想,他尽量克制住自己的激动,淡淡地道:“一份份递上来。”
  第一份奏书落在朱佑樘的手里,他的脸色刷的一下苍白起来。又是弹劾柳乘风的,弹劾柳乘风倒是没有什么,却是言之凿凿地说柳乘风谋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些人,简直就是为了一己私利,为扳倒柳乘风不择手段了。
  朱佑樘当然清楚这些大臣们在想什么,柳乘风节制宣府,这是大明朝从所未有的事,说穿了,这件事已经动摇了大明的文官制。
  若只是单纯地为了自己的好处而弹劾柳乘风,倒也罢了,可是朱佑樘害怕的是,这件事的背后有刘健在操作,事情到这个地步,朱佑樘也不得不怀疑到刘健的头上,刘健为了阻止柳乘风继续在宣府,可谓是机关算机了。越是如此,朱佑樘就越觉得可怕。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上一言九鼎,既然已经说了,暂时不急于召回,可是现在,一个内阁首辅,为了自己的目的,步步紧逼,昨日自己在朝议之中已经说的很明白,谁也不许再提及此事,可是这些人非但没有松口,反而是愈演愈烈,居然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朱佑樘的眼眸变得赤红起来,胸口上如被重锤捶打了一下,朕昨日的警告,难道那刘健就没有听到?难道他真以为朕一定会向他屈服?
  他木着脸,继续捡起第二份、第三份的奏书,每一份奏书其实都是大同小异,仍旧是旧事重提,这个说柳乘风必反,那个说柳乘风反撞已露,还有人说宁王嫁女,有人为蔡昌平反,这些言论,昨日已经议过,甚至朱佑樘当场暴跳如雷,发出了最严厉的警告,可是无人去听,国朝的大臣都是如此,越是皇上不喜欢的事儿,就越要硬顶,也不管是不是对朝廷有益,他们要的,只是这清直之名。
  “沽名钓誉,沽名钓誉!”
  朱佑樘忍不住骂了两句,不过他实在不会骂人,也只能这么骂两句而已。其实他的内心深处又何尝不想?这些人只是沽名钓誉,可是朱佑樘的心头上仍然有一层阴霾,往深里想,他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觉得在这背后,或许是刘健的下一步举动也是未必。
  若真是如此,那么这君臣的情分就算真的到头了,把自己逼到这个份上,这般的操纵政局,难道是想把自己这皇上架空吗?
  人心就是如此,一旦皇帝对再亲近的大臣起了怀疑的念头,那么任何蛛丝马迹,都可能会想到这上头去,总会怀疑,这件事是不是刘健操纵,而越是怀疑,就越是惊怒交加,以至于到最后完全撕破脸皮的地步。
  朱佑樘就是如此,此刻的他已经气得连手都不由打起了颤了,他舔着嘴,虽然不发一言,可是那眼中分明掠过了一丝杀气。
  在一旁的张皇后见到朱佑樘这个样子,不免担心,连忙道:“陛下莫要动怒,莫不是朝廷又出了什么事?就算出了事儿,那也有内阁来顶着,现在陛下最紧要的还是调养身体,今日的奏书就看到这里吧。”
  朱佑樘却是固执地摇摇头,冷冷一笑,道:“这天下除了朕还会谁把它放在心上?什么内阁,什么六部,哪个不是在沽名钓誉?哪个不是在结党营私?可恨!”
  ……………………………………………………………………………………………………
  第二章送到,还有两章,老虎除了午休了一下,几乎都在疯狂码字,一下都不敢停,大家投点月票支持一下吧。
  ~《绿色小说网》~
  

Snap Time:2019-02-18 22:03:46  ExecTime: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