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  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第九百八十五章早正君位(13-06-17)      第九百八十四章盛极之世(13-06-17)      第九百八十三章楚王摄政(13-05-07)     

第五百八十三章瓦刺主上

  穿越小说明朝好丈夫眼看书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第五百八十三章:瓦刺主上明朝好丈夫
  第五百八十三章:瓦刺主上
  柳乘风应承下来,见朱佑樘脸上透着一股浓重的倦意,不禁道:“陛下的身体似乎比之从前又差了,天下的事儿多了去了,宣府那边虽然出了事,陛下还是要保重龙体要紧。(
  朱佑樘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随即叹了口气,道:“朕自有自己的主张。”他不由莞尔笑起来:“你看,朕现在诏你入宫,每日谈及的都是公事,不说这个,一切都等此事告终之后再说吧。”
  柳乘风从宫中出去,立即开始布置起来,鞑靼国使应当在夜里就能到达,安全方面,无论是厂卫还是其他衙门,都会有所布置,这事儿柳乘风只能安排陈泓宇去办,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排查出兵部勾结瓦刺细作之人。
  以他的估计,这兵部里头,能详知边镇部署的官员其实并不多,兵部尚书刘大夏是一个,至于其他人,都已经筛选了一遍,几乎没有可能接触这种机密。
  毕竟兵部只是掌管全国选用武官及兵籍、军械、军令等事务。只管武职选授、处分及兵籍、军械、关禁、驿站等事,不涉兵权。所以边镇的部署几乎和兵部没有任何关联,除了刘大夏这个尚书能知晓一些情况之下,其他人根本就没有机会能够接触。
  摆在柳乘风面前的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这兵部中的奸细就是刘大夏,另一种可能是就是王乘风说谎。
  可是问题就出来了,刘大夏是什么人,堂堂兵部尚书,且不说他是弘治朝有名有姓的文臣四君子之一。单单说像他这堂堂部堂,那些瓦刺人拿什么来收买这样的人物?不是柳乘风相信刘大夏的人品,他只是相信,刘大夏绝不是傻子,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收买的了的。
  既然不是刘大夏,那么就是王乘风的口供有问题了,不过在这方面,柳乘风却又有几分把握。锦衣卫过刑,莫说是王乘风,便是再硬的汉子也会老老实实把真话全部吐露出来,柳乘风不相信,王乘风还敢说谎。点]
  既没有说谎,又不是刘大夏,柳乘风进了个死胡同,无论往哪个方向去想。似乎都觉得不太可能。
  可是不想又不成,柳乘风琢磨着,是不是去寻刘大夏一趟,只是不知这刘大夏会用何种面目来对待自己,他心里打定主意,若是这刘大夏客气,自己自然与他客气,可要是他冷言冷语,自己也只好公事公办了。
  正琢磨着是直接下拜帖还是直接带着人用公务的名义登门的时候,外头却有个书吏到了柳乘风的值房里头。笑呵呵的道:“大人,外头有人送了一份拜帖来,说是大人的朋友。”
  朋友……
  柳乘风带着几分疑惑,若是朋友,直接到公府里寻自己就是,又何必要大费周折,跑到这儿来递拜帖,他伸手接过拜帖,打开一看,上头一行娟秀小字。写着:三日之约,翘首以盼,清茶琴动,不见君来。
  柳乘风顿时醒悟,在前不久,似乎自己确实与人有约,只是现在掐着指头算了算。显然早已过了三日之约,如今已经过了七八天了,自己一时忙碌。竟是忘了。
  想到这里,柳乘风不禁摇摇头,收起这封小笺,问这书吏道:“送信之人还在外头吗?”
  “已经走了,不过来人却说,他家公子在水云间的翠香楼今夜专侯大人大驾光临,若是大人再不赴约……”
  柳乘风打断这书吏,道:“意思我已经知道了,你不必絮絮叨叨。”
  李若凡……
  柳乘风想到这个人,倒是有几分愧疚,不管怎么说,自己那小舅子总归是她救来的,而双方也都已经有了约定,偏偏自己却是爽约了,他心里不由做苦,对自己道:“柳乘风啊柳乘风,你何苦要放人鸽子。点]”
  他想了想,随即对那书吏道:“待会儿和高强他们说一声,就说当值之后,本官暂时不回府了,让高强回去和夫人们说一声,就说要迟些回。”
  …………………………………………………………………………………………………………………………
  天色渐渐暗淡,所谓的水云间,其实也是在烟花胡同,烟花胡同一到夜里,便悬满了红灯笼,在无数的楼宇之中闪烁着红芒,霎是好看。
  水云间门脸前却是没有悬挂灯笼,显得很是低调,这儿与其说是一处茶楼,倒不如更像是一个读书人宅邸,一进院,正中一条青灰的砖石路直指着厅堂。厅门是四扇暗红色的扇门,中间的两扇门微微开着。侧廊的菱花纹木窗开着,干净爽朗。廊前放着藤椅和藤桌,离藤桌三尺,花草正浓。朴实的院落在这花草的衬映下显得生动不少。墙内的高树上,间或着几声惊人的鸟鸣。墙面虽斑驳,但从墙上砖搭成的小窗和四周的装饰,仍可见其洒脱简丽的风格。
  朴实无华,雅致而生动。
  里头是一处阁楼,阁楼才是喝茶的地方,靠着最里间,却是两个小婢在低声说话。
  “主上请这柳乘风来,不知是有什么用意?此前主上说,说是能杀死柳乘风,那是再好不过了,至少可以让这汉人皇帝断掉一臂,可是现在却为什么要和他攀交情?真是怪哉。”
  说话的人用的漠西口音的蒙古语,想必是他们长久在关内生活的缘故,连说话的用词都已经和汉人并无二致了。
  “是呵,主上近来不知是怎么了,罢了,不说这个吧。”
  二人一边说话,一边手脚麻利的沏茶,她们二人沏茶的手艺很是精湛,带着一种柔美,若不是听她们的蒙语,只怕她们给人的联想更像是江南的女子。
  在这屋子外头,隐在黑暗中的几个壮汉纹丝不动,杀气腾腾的目光中,锐气逼人,似乎他们想要去刻意的收敛,可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这无形的杀气。
  这些人的主上,显然是在二楼,二楼传出一声轻咳,突然从楼上发出声音:“草原上的客人,难道就这样对待客人的吗?阿布,把侍卫全部撤开,不要惊扰了我的客人。”
  楼外的几个壮汉面面相觑,那叫阿布的人嘶哑的声音道:“主上……”
  “你不必再说了,立即带着你的人走开!”
  几个壮汉不敢违拗,渐渐的消失不见。
  过不多时,便有个人提着灯笼来,道:“廉国公已经到了,就在门外,已经让人请了进来。”
  楼上的人道:“请柳公子入内吧,告诉他,我待会儿就到。”
  幽暗的宅子里,又陷入了沉默。
  柳乘风沿着青灰的砖石路走入这幽深的院子,他的身后,紧跟着高强为首的几个侍卫,高强似乎对这儿带着天生的警惕,左右张望,眼眸锐利如刀,不经意的时候,轻轻碰了碰柳乘风,压低声音道:“公爷,这儿有些不寻常,似乎……有人盯着我们。”
  柳乘风慢慢踱步,微微一笑,道:“盯着就让他们盯着,高强啊……”
  “大人,什么事?”听到柳乘风要吩咐,高强顿时肃然起来。
  柳乘风慢悠悠的道:“你不必多疑,我自信此间的主人,定不会对我如何,放轻松,我们是来喝茶的。”
  高强想不到柳乘风竟会开一句这种玩笑,讪讪一笑,也没有说什么。
  到了楼子这边,柳乘风让其余人在外头候着,只让高强尾随自己进去,进入了这楼下的小厅,眼睛便有些不太适应了。一路来时,灯光昏暗,全凭着一盏灯笼的光线照路,可是进入了这里,却是灯火通明,整个小厅雅致无比,南墙悬琴,北墙挂着琳琅满目的字帖,地上是舒服的波斯毯子,一脚踩下去就像踩在棉花上,靠着墙角是红漆的灯架子,冉冉的灯火让人觉得很是惬意。
  柳乘风踩着波斯地毯走进来,而高强则是乖乖的站在了门侧,里头两个小婢见了柳乘风,慌忙过来福身行礼,还不忘偷偷打量柳乘风。
  柳乘风微微一笑,向这两个小婢询问道:“李公子还没有到吗?”
  “回公爷的话,公子随即就来,请公爷少待。”这小婢也是伶牙俐齿,并没有一点儿腼腆,落落大方的回答。
  另一个小婢趁机道:“请公爷先上座。”
  柳乘风点点头,绕过了一处屏风,在这屏风之后别有洞天,靠着屏风是一个低矮的茶桌,茶桌的两侧,则分别是两块蒲团,柳乘风也没有客气什么,直接在一侧蒲团上跪坐下等候。
  须臾功夫,便听到木楼梯咯吱的响动,随即,一股香风袭来,一个倩影掠过屏风,出现在了柳乘风的面前。
  一身简简单单的衣裙,并无奢华,可是配在这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鹅蛋脸面、顾盼神飞、见之忘俗的人儿身上,却有着一股别样的味道,不是李若凡是谁。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

Snap Time:2018-12-15 19:05:55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