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规博彩十大网站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  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节第九百八十五章早正君位(13-06-17)      第九百八十四章盛极之世(13-06-17)      第九百八十三章楚王摄政(13-05-07)     

第五百六十六章作梗

  帝心难测,有的时候,柳乘风自以为能揣摩到朱佑樘的心思,可是有些时候,却又觉得这朱佑樘的心底里总有些难以捉摸的东西。
  而现在,柳乘风就捉摸不透朱佑樘的心理了。
  按理说,柳乘风当真立下了什么大功,那倒也好说,其实事情也简单的很,若是柳乘风当真立了功,宫里确实有赏赐的意思,直接颁出赏赐就是,可是偏偏,在这朝殿里当着众人问出这么一句话,这不是明显是要将自个儿推到风头浪尖上去?
  柳乘风很是无语,尤其是见到不少人撇向自己不怀好意的眼神,更是让他有一种被人架在火上烧烤的感觉。
  很明显,在大臣们眼里,天家是毋须有偏爱之心的,偏爱的多了,尤其是在这朝殿中表现出来,这便是宠爱,宠爱在寻常百姓家,或许算是褒义词,可是在这里,就成了贬义词。
  古今多少事,宠臣大多都是祸国殃民的,因此这个宠字,早已成了这些颇知典故的大臣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而柳乘风,面对的就是这种情况,而且柳乘风恶意的揣测,皇上这明显是故意的,故意问出这么一句话,分明是摆了自己一道,只是这皇上到底是什么用意,柳乘风却是不知,莫非……莫非又是想让自己背黑锅。
  柳乘风心里一阵恶寒,太不厚道了,自己到现在还没有睡呢,就算没有功劳好歹也有苦劳。可是转眼就被摆了一道,实在让他心里不太舒服,他可不是那种自以为雷霆雨露俱是君恩的人,对他来说,你对我好,我才对你好,你对我不好。那么我自然不会对你好。对皇帝……也是如此。
  他之所以如此尽心竭力,并非只是单纯的想获取好处,只是朱佑樘待他实在太好。以至于他自觉的为朱佑樘排忧解难是自己的本分。
  柳乘风的心思,或许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君视臣为手足。臣视君为腹心。皇帝对他好,他自认为自己就该忠心竭力,若是他遇到的是朱元璋那种刻薄寡恩之人,只怕柳乘风早已拍屁股走人了,就算是死乞白赖的混点儿俸禄,也绝不可能如此急尽忠职守。
  之所以如此,无非是感恩戴德而已,在后世,这四个字或许只是笑话,被人取笑为愚昧。可是在这个时代,这就是真理。
  朱佑樘看到目瞪口呆的所有人,脸上却是掠过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他随即慢悠悠的道:“柳乘风,你不敢邀功。这是好事,可是朕说过,朕赏罚分明,岂可有功不赏,这一次,朕定要好好的赏一赏才是。如此,才能让功臣寒心。”
  他手指头敲打着御案子,慢慢的磕着,接下来他要说的话,就让人目瞪口呆了,朱佑樘缓缓的道:“柳乘风居功至伟,若不是他,只怕皇后此时已是性命不保,乱党们仍旧猖獗,他现在是国公,再进一步……”
  再进一步就是郡王。
  这个道理是人都知道,所以朱佑樘说到这里的时候,明显的顿了顿,而满朝的文武大臣顿时脸色骤变了。
  又要坏规矩了,而且这规矩坏的实在不小。要知道,柳乘风可是异姓,异姓不王的规矩从太祖时候就沿用到至今,一直也没有人坏了这规矩,若是这柳乘风敕封了郡王爵,绝对是大明第一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大明朝不是没有对异姓封过王,只是这个王,只是追谥而已,表面上的功夫,子孙后代,仍然袭的是公爵位。
  可是看皇上的意思,却是想让这年轻轻的柳乘风直接承袭郡王爵位。
  万万不可……
  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个念头,莫说是刘吉人等,便是李东阳、刘健、马文升、刘大夏等人也觉得万万不可接受,此例一开,且不说祖制崩坏,到时候大明朝的异姓王一个个冒出来,这还了得?
  因此朱佑樘这语气刚刚停顿的功夫,李东阳率先站了出来,倒不是他对柳乘风有什么意见,只是这个节骨眼,他身为内阁大学士必须表一个态度,他正色道:“陛下,此事万万不可,祖制为大,柳乘风虽是功勋卓著,可是再进一步,则国家的纲纪和法度何在?大明朝从没有过异姓封王的规矩,今日开了先河,后世之君纷纷效仿,这可如何是好?事关社稷祖制,请陛下深思。”
  李东阳出了面,刘吉此时也站出来,他微微一笑,道:“陛下,柳乘风并非宗室,功不过国公,若是敕封郡王,于理不合,只怕就是柳乘风自己也承受不起,陛下三思。”
  有了这二人出面,其余人自然纷纷站出来,七嘴八舌,自然是好好请朱佑樘重新考虑。
  柳乘风心里却是叫苦,这皇帝分明知道封王不可能,居然还将这事儿摆到台面上来,这分明是逗人玩嘛,现在大家都跳出来,纷纷打脸,柳乘风都觉得有些惭愧了。
  朱佑樘却显得很是不高兴的样子,满脸怒容,冷冷的道:“难道诸卿以为,朕就是要刻薄寡恩才好吗?诸位都说,天下表面上太平,其实内忧外患,要朕不可松懈政事,可是朕却以为,内忧外患,除了朕偶有失政之处,可是又何尝不是朝廷之中尽忠竭力的人太少的缘故,柳爱卿为了救治皇后,为了查办乱党,到现在已有三十个时辰没有歇息,不眠不歇,可谓朝野楷模,朕给予厚赐,本就是理所应当,诸卿却这般阻扰,却是何意?”
  他一番话,问的大家垭口不言。
  可是大家也不是傻子,这种事儿是万万不能答应的,刘吉淡淡道:“陛下赏罚分明,自是一桩好事,可是要赏,未必就需进封王爵。”
  他这一席话,倒还算合理,言外之意是,你要赏就赏,和大家没什么关系,可是封王,那是万万不能的,大家不答应。
  朱佑樘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缓缓道:“你们说的也有道理,既然如此,锦衣卫指挥使万通年纪老迈,近几日深居不出,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何不如……”
  朱佑樘一席话,又炸开锅了。
  其实比起进封王爵来说,柳乘风若是升任锦衣卫指挥使,其实更加难以接受。
  柳乘风做锦衣卫三年不到,就从一个校尉直接到了佥事,这本来就已经十分不合情理,虽说亲军的事朝廷管不着,任免也不归内阁六部去管,也不看什么资历,可是一个嘴上没毛的家伙掌握天下锦衣卫,却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李东阳此时心里虽然反对,可是反对的还不算激烈,可是刘吉却是激动了,不禁道:“陛下岂可如此,柳乘风已是锦衣卫佥事,若是再升任锦衣卫指挥使,未免太,他年纪轻轻,尚需磨砺,陛下又何苦如此心急,拔苗助长,未必是对柳乘风有好处。”
  朱佑樘抛出锦衣卫指挥使的时候,柳乘风倒是真正心动了,虽然锦衣卫的实权他已经掌握了不少,可是一直不是名正言顺,若是趁着这个契机,将指挥使拿下了,这对他来说有极大的好处。
  至少从此之后在这大明朝里头,他也算是一方大佬,位列在各部尚书和东厂之间。
  因此他听到这刘吉极力反对,心里顿时对这刘吉生出几分恨意,他和刘吉之间,虽说已是势同水火,可是一向是刘吉恨他多一些,而现在,柳乘风这才意识到,这朝中有个恨透了自己的内阁大学士,有多不方便了。
  刘吉开了口,其他大臣也纷纷出来反对,朝廷里头本就是如此,有人开了头,大家便蜂拥而上,捋起了袖子就开始肆无忌惮的跟风。
  朱佑樘的眉头皱的更深,突然……
  他猛拍了御案,恶狠狠的瞪了下头的文武百官们一眼,怒目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朕要赏赐有功之臣,你们却千般阻挠,这个皇上,是朕在做还是你们在做?”
  这一句话算是很严重了,可谓诛心之言,唬的所有人都不由拜倒在地,纷纷道:“微臣罪该万死!”
  不过这刘吉倒是聪明,这罪该万死的后面,还加了一句只是纲纪法度还在,臣不敢不出言反对。
  虽说已是龙颜震怒,可是柳乘风升任锦衣卫指挥使,却是刘吉万万不能接受的,所以这一次他也铁了心,无论如何也得阻挠此事。
  “好,好……”朱佑樘脸色颇为胀红,冷冷道:“看来朕的话已是无人肯听了,一个锦衣卫指挥使的任命也无效是吗?”
  其实有许多大臣,心里已经有些害怕了,陛下当庭发怒,似乎又占着道理,开始说封郡王,大家不肯,结果又要升指挥使,大家依旧不肯,柳乘风确实是立下了大功,大家反对的这么坚决,确实也有点儿无理取闹的意思。
  ……………………………………………………………………………………………………………………
  第一章送到,求点月票。
  [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12-15 19:06:22  ExecTime:0.123